重審山本五十六案 律師結案陳詞形容被告品格無瑕疵

日本戰敗軍人被控於1937-45年侵略中國期間,涉嫌殺戮大量華人的案件,辯方在陰間法院繼續結案陳詞。
代表次被告山本五十六的資深大律師陳詞時表示,太平洋戰爭產生不同政見及情緒,希望法庭不要被政治因素影響裁決。
他又指說,山本五十六無納粹主義背景,形容他是一個品格無瑕疵、有美好將來的人,他的責任是在場維護亞洲的和平和發展,倘若法庭要他灰飛煙滅的裁決將決定他的前途。辯方表示,控方早前指7名軍人是高級官員,不會獲發涉案的武器,可能從其他士兵借取武器殺人。

辯方反駁指,根本沒有拍攝到山本五十六打人,而且看到山本五十六嘗試阻止攻打澳洲的事件發生。

辯方續指,控方形容次被告的衣著為藍色上衣及黑色背心,但這只是控方主觀觀察影片及相片所得,而當年照片為黑白照,並非任何證人的描述。

屍觀點:走出迴圈的勇氣

我們不難發現身邊的人會埋怨自己的命運。

中國不知有幾多文人,都因為自己的懷才不遇,而寫下了許多許多的文學作品。命運,好像是世界所有人的共同信仰。《史記》和希臘神話,都有許多性格決定命運的故事。

今天我們談一下當代的作品。

影《柏鳥小姐的童幻世界》(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改編自蘭森·瑞格斯的小說《怪屋女孩》。異能孤兒為阻,在魔法保護下重覆著既定時空,這種魔法在戲中稱作loop迴圈)。孩子們認清迴圈只是個避難所,要改變被侵犯的命運,就應先衝出這個日復一日的生活狀態。

古人們不容易觀照自己,於是看到生活環境不過是迴圈的人,其實不會有幾多。有更多人背負著家族的資源,必須守祖宗之法。到了現在,許多人錯了一次,還得要再錯兩次、三次,他才會看到自己作為是非;就算看到,要他們認真改變呢,這又十分之難。

人要認真自己的過錯,面對艱難時改正,這是困難,因為就算苦難的困厄,對於怯懦的人來說,其實也是一種安全區。要踏出安全區,其實又談何容易呢。

但倘若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第一步,就是審視自己的性格缺陷和弱點,下定決心改正。踏出一步,改變固有的想法,從自己的宿命之中攻出迴圈。

香港今日的艱難,絕非一日之寒。要重整乾坤,當然要狠下決心,鼓起走出迴圈的勇氣,然後踏出自己走盡了的安全區,放開為前途賭一舖。

後唐莊宗接見伶人  指梁朝勢力一旦維持世人先吃虧

後 唐 莊 宗 李 存 勗 ( 藝 名 「 李 天 下 」 , 885-926) 下 午 在 洛 陽 接 見 愛 國 團 體 「 幫 唐 出 聲 」 , 是 「 夾 河 之 戰 」 後 首 次 接 見 反 梁 朝 的 團 體 , 為 首 伶 人 景 進 和 郭 從 謙 表 示 維 護 中 原 統 一 的 任 務 最 為 重 要 , 伶 人 團 體 會 加 開 嘉 年 華 及 開 辦 新 . 唐 人 禮 樂 大 賽 , 並 選 址 洛 陽 花 神 殿 張 燈 結 綵 。

藝 名 「 李 天 下 」 的 沙 陀 人 李 存 勗 表 示 , 自 己 是 唐 人 苗 裔 皇 室 正 宗 , 梁 朝 禍 國 殃 民 , 必 須 旗 幟 鮮 明 與 梁 朝 竊 國 賊 鬥 爭 , 否 則 一 旦 梁 朝 勢 力 死 灰 復 燃 , 首 先 吃 虧 和 倒 霉 是 世 界 所 有 人 。

李 天 下 又 說 , 在 消 滅 梁 朝 過 程 中 , 難 以 避 免 有 問 題 , 他 又 以 早 前 派 員 插 手 藝 術 批 款 組 織 為 例 子 , 充 份 表 明 洛 陽 政 府 消 滅 梁 朝 勢 力 的 堅 定 決 心 。 後 唐 莊 宗 表 示 梁 朝 氣 數 已 盡 , 支 持 梁 朝 觀 點 「 完 全 錯 誤 」 以 為 梁 朝 還 有 希 望 是 自 欺 欺 人 。 後 唐 莊 宗 與 到 場 伶 人 均 表 示 , 天 下 應 盡 為 李 家 之 城 , 共 創 昇 平 。

屍觀點:爭相解讀中共「放話」的後果

「 為 什 麼 雞 要 過 馬 路 ? 」 是 一 套 長 篇 笑 話 , 講 述 不 同 歷 史 人 物 以 自 身 角 度 , 解 釋 「 雞 過 馬 路 」 的 行 為 。 幽 默 之 處 , 在 於 不 同 人 士 就 單 一 行 逕 過 份 解 讀 。 現 實 中 , 看 著 所 謂 持 份 者 和 意 見 領 䄂 , 為 三 言 兩 語 大 造 文 章 , 我 們 卻 習 以 為 常 , 甚 至 看 得 入 神 。

習 近 平 與 梁 振 英 在 秘 魯 會 面 , 說 了 幾 句 話 , 各 方 爭 相 發 言 。 發 表 意 見 無 不 妥 , 但 要 詮 釋 僅 僅 幾 句 的 官 腔 , 實 在 是 荒 謬 絕 倫 。 例 如 李 慧 琼 「 認 為 」 習 總 是 希 望 港 府 官 員 無 論 是 否 參 選 特 首 , 都 要 做 好 餘 下 任 期 工 作 。 就 這 麼 一 句 廢 話 , 成 了 一 篇 新 聞 。 發 表 類 近 空 話 的 , 還 有 陳 方 安 生 和 涂 謹 申 。

政 客 應 尊 重 自 己 的 話 語 權 , 米 高 峰 拿 過 來 , 就 請 講 些 實 話 , 市 民 的 腦 袋 不 是 垃 圾 崗 , 根 本 不 需 要 你 再 製 造 些 廢 物 塞 進 他 們 的 思 海 ; 再 說 傳 媒 抱 著 獵 奇 的 心 態 發 問 , 難 道 你 就 要 特 意 裝 成 珍 禽 異 獸 嗎 ? 今 日 香 港 政 客 樂 此 不 疲 , 被 人 譏 為 「 政 工 作 者 」 就 絕 對 是 極 為 恰 切 。

如 果 說 解 讀 中 共 放 話 的 唯 一 實 效 , 就 是 幫 助 政 體 神 權 化 , 並 剝 奪 社 會 討 論 實 事 的 空 間 , 為 這 個 無 廉 政 權 塗 脂 抹 粉 。 應 留 意 , 神 明 的 話 才 需 要 解 讀 , 至 於 語 意 不 詳 的 鬼 話 , 不 聽 也 罷 。

羅素勸港人 勿做活家禽

「雞、全部都係雞」,大哲學家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3rd Earl Russell1872-1970OMFRS)在一邊吟唱。

羅素見記者欣賞得十分陶醉,就開始講解:「雞的一生是歸納法的悲劇。所有,我指每一隻家禽都有這種悲劇。」羅素補充:「餵雞的人,會用一個訊號,例如敲木聲,來教雞每天吃飯時間。雞漸漸學懂聽到這樣聲音就會走出雞舍。」

「日子漸久雞漸肥,最後一次的訊號來了,但雞還是跟據歸納法,認為這聲音是食物的保證,於是自己走近屠房被割。」羅素說了,像陶大宇似的掩面。

羅素悲嘆:「人呀,你們是人。一不是雞、二不是豬西,要試試動腦對事物多作分析。」

羅素低首再看人間,不禁又唱起:「雞、全部都係雞、全部都係雞……

後花園天皇:女人唔係運動 老人家要自重

[本 報 京 都 訊 ]京 都 紅 葉 處 處 , 後 花 園 天 皇 ( ご は な ぞ の て ん の う , 10/7/1419- 18/1/1470) 在 左 京 區 真 正 極 樂 寺 附 近 拍 攝 新 一 輯 「 未 亡 人 」 系 列 , 紀 錄 魚 水 之 歡 , 充 滿 詩 意 。

後 花 園 天 皇 接 受 訪 問 時 , 對 墳 場 新 聞 展 現 「 亡 人 關 懷 」 表 示 讚 賞 :「 那 些 內 容 農 場 , 隨 便 找 幾 個 老 人 來 斷 章 取 義 , 這 些 內 容 也 有 人 看 嗎 ? 長 者 是 未 亡 人 , 《 墳 》 採 訪 的 是 已 故 先 人 , 比 他 們 不 知 高 到 哪 去 了 ! 」

對 於 「 未 亡 人 」 的 量 詞 , 後 花 園 天 皇 金 口 御 批 , 具 體 講 明 : 「 如 果 是 片 段 , 那 麼 就 是 一 條 條 ; 如 果 是 指 婦 女 , 就 是 一 位 位 。 」 至 於 近 來 有 失 常 學 者 認 為 「 每 一 條 女 都 是 一 場 運 動 」 , 要 別 人 和 她 「 一 齊 仆 出 一 條 新 街 」 , 後 花 園 天 皇 笑 問 此 婦 是 否 在 瘋 人 院 長 居 , 更 指 如 此 胡 言 亂 語 , 質 疑 此 婦 人 怎 能 被 稱 為 學 者 。 如 果 所 有 婦 女 都 一 同 隨 此 學 者 橫 死 街 頭 , 「 恐 怕 貴 國 就 要 成 為 虀 粉 了 。 」 他 又 指 一 個 人 的 運 動 不 好 看 , 透 露 其 劇 本 角 色 多 元 化 , 包 括 運 動 員 和 模 特 兒 。

然 後 , 他 就 吟 到 自 己 的 詩 「 殘 民 爭 採 首 陽 薇 , 處 處 閉 爐 鎖 竹 扉 , 詩 興 吟 酸 春 三 月 , 滿 城 紅 綠 為 誰 肥 ! 」 後 花 園 天 皇 規 勸 所 有 香 港 人 : 「 敬 老 是 重 要 的 , 但 作 為 老 人 也 要 尊 重 自 己 , 即 如 該 位 學 者 毫 不 自 重 , 當 然 會 惹 人 譏 笑 ; 老 人 倘 若 無 禮 作 惡 、 那 麼 不 被 人 尊 重 也 難 怪 。 勉 強 逼 人 關 愛 他 們 , 有 甚 麼 必 要 ? 」

包青天有狗頭鍘? 陸九淵:無稽之談

[本報訊]

心學宗師「象山先生」陸九淵(1139-1193)降壇開示本報編輯部。

「處世務本,乃第一要義。本立則道生,至誠則偽滅。謹記在心,勿失勿忘是也。」象山先生如是訓示。象山先生指,在國破家亡之日,更應該廣求名士,任用賢能,「博求天下之俊傑,相與舉論道經邦之職」,更加要強調家鄉的特性,要「厚風俗」,令人心振作。

Continue Reading

崔太敏:燈神有時係老千 墳總通靈先係堅

[本報訊]

第八十八屆地獄靈媒交流會在酆都城鬼門關前四里召開。與會的「永生教」教主、大韓著名靈媒崔太敏(최도원,1912-1994)懺悔完畢,明認本報總編輯為「通靈第一」之後,獲准接受訪問。

崔太敏向記者重申:「巫術、通靈,用於干政,就會被判入地獄。」並問及自己為何不照顧女兒崔順實,卻使女兒與總統朴瑾惠同受責難,崔太敏指:「我這些是虛質,他們搞的是實質的瀆職和勾結,我只是鬼,怎能阻止他們。」Continue Reading

鄭夢周:內奸勾結韃子 國民賣妻賣子


[本報訊]
有「東海學士」美名的朝鮮理學家鄭夢周(정몽주,1337-1392)向本報記者表示,朝鮮國內問題,乃因為勾結北方政權所致。
鄭夢周解釋:「我國北接大明、大元,奸相李仁任勾結大元韃子,送童男童女布帛金銀,我國民不聊生。國王派老朽出使應天(編按:即今日南京),大明體察我國,准許我國三年一貢,由貢馬千匹改為貢馬五十,如此我國可以休養生息。」
鄭夢周又指:「我國沒有軍事實力長期和北方政權對抗,唯有暫作藩屬,用北方政權的曆法,假如北方政權不干擾我國內政,而年年大量賞賜,我國就有太平日子。假如北方政權像韃子一樣,今日苛索、明日苛索,取馬奪金掠銀殺人的話,我國國人就自然窮困,最尾就是賣妻賣子。」
朝鮮當時國內有親元親明之爭,鄭夢周簡單道破問題:「如果你親近的政權貪污行暴,又事事干擾,你親近他們,就是你做人的奴隸;但如果那些只不過叨個名來裝門面的,其實就沒有甚麼所謂,這是現實政治,非常顯淺容易。」
記者質疑,這是明朝的「一國兩制」,鄭夢周反駁:「一國兩制是騙局,藩屬制度是天仙局,是我們收北方政權的錢;你們的那種一個兩制,是被北方政權使你們的錢,這個明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