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觀點:香港需要的方向

要打開門鎖,鎖匙就要對要匙孔;解決問題的答案,就端在問題本身。當然,如果你的問題就如何打一扇被鎖死的門,那麼解決方法就有許多。(例如拆門、爆鎖等等)但無論如何,解決問題前,必先認清問題,要打開一道被鎖死的門,僅僅去洗手盆漱個口、對鏡梳梳頭髮也是於事無補的,解決問題,就得認清問題,針對問題。

今日香港的問題是千頭萬緒的,因為香港從來都是各國力量的角力場。近日傳媒常常炒熱特首選舉,其實來來去去那幫人,中共的走狗依然是吃中共糧為中共吠的,單單寄望於換個傀儡,能令香港走出困局嗎?當然不行。

香港過往的成功在於低稅率與信實的法治,在拙作《墳場新聞政論集:香港的命運》已有專篇述及;但今日,上一代享受完新自由主義的甜頭,我們這代人,就在這艱難白熱的世界中清還「最低還款額」,我們要走出困局,要有安樂生活,真的可以依靠他們指路嗎?

在重整旗鼓的今日,香港的年輕人要認真全面的認識香港情況,審視香港的可能機遇。香港本來靠甚麼成功?這些成功因素到今日是否適用?如不適用,我們靠甚麼才能改變局面?

舉一個大家可能不喜歡的例子:唐英年出任財政司期間,減免紅酒稅,然後香港紅酒市場大旺;足見香港能憑藉物流優勢在政策配合下營利。因為香港依然有利於經營國際貿易的條件:財金制度、聯繫匯率、信實的法治、守法的社會、物流的方便。

當然,這些優勢和我們今天絕大部份的年輕人相距甚遠,因為中國政府限制自由而引發權力的不對稱和香港社會上流渠道減少,於是我們無法分享香港的利益,香港需要甚麼方向?對年輕人來說,就是共享未來的方向。

和中國匪黨分享權力顯然只是與虎謀皮,那麼,大家覺得還有甚麼可能性?

鬼國擬禁止炒雜碎在美行銷

[本 報 訊 ]對 於 美 國 總 統 當 選 人 當 撈 侵 公 開 質 疑 「 一 個 中 國 」 槪 念 , 鬼 國 決 定 還 擊 , 將 當 撈 侵 定 性 為 階 級 敵 人 。 當 局 正 草 擬 思 想 改 造 戰 略 , 包 括 撤 銷 美 方 餐 館 銷 售 名 菜 「 李 鴻 章 炒 雜 碎 」 (Chop suey)的 權 利 , 以 進 行 「 跨 文 明 、 跨 太 平 洋 的 思 想 教 育 」 。

發 言 人 陳 毅 ( 1901- 1972) 表 示 : 「 炒 雜 碎 是 我 國 精 神 的 體 現 , 不 可 以 用 來 買 賣 。 怎 麼 了 ? 我 們 把 石 頭 做 大 了 , 砸 到 了 腳 吧 ! 」 記 者 進 一 步 追 問 , 炒 雜 碎 下 體 現 什 麼 精 神 , 他 說 , 「 近 日 我 們 在 陽 間 領 地 的 代 理 人 選 舉 , 就 是 很 好 的 體 現 。 」

當 局 已 開 始 撰 寫 美 國 利 益 清 單 , 倘 美 方 執 意 聯 俄 制 共 , 將 考 慮 對 「 以 訛 傳 訛 」 遊 戲 (Chinese Whisper)的 西 方 既 得 利 益 者 , 徵 收 冠 名 費 , 並 向 當 撈 侵 電 視 節 目 「 飛 黃 騰 達 」 (The Apprentice)對 人 民 散 播 「 封 建 的 師 徒 制 度 」 , 提 出 嚴 正 交 涉 。

編 輯 部 向 李 鴻 章 ( 1823- 1901) 查 詢 時 , 李 鴻 章 堅 稱 訪 美 期 間 沒 嚐 過 這 道 菜 : 「 原 來 沒 有 。 ( 那 之 前 呢 ? ) 從 來 都 沒 有 ! ( 香 港 的 廢 老 沉 迷 看 人 解 讀 局 勢 , 你 就 多 說 兩 句 吧 。 ) 我 跟 你 說 , 幹 外 交 的 , 沒 有 籌 碼 , 就 唯 有 胡 說 了 , 這 是 我 們 的 傳 統 。 」

被問是否與江澤民不和 喬石:沒有這回事

[本報訊]
所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1924-2015)在如廁後見記者,被問及有傳他與江澤民不和,以及會否支持對方接任地府官職,喬石說沒有這回事,否則江澤民也不會捱過亞視詛咒。

另外,喬石被問到如果兩名司長辭職會否令陽間特區偽政府成為跛腳鴨,或因為梁匪振英不競逐連任,陽間特區偽政府推行政策不會有包袱。喬石回應說現屆政府施政理念較強,不只推動短期工作,即使振英同志不競逐連任,施政報告與財政預算案的工作與往年完全一樣,都是複製和貼上,除有短期措施,亦會就中期及長期工作作規劃。今年的施政報告也一樣,照抄去年的就可以,所以依然會看到推動經濟發展、改善民生等。

至於支持誰人任新一屆所謂「特首」,喬石表示「中立」。但喬石指,及時處理某梁姓同志,使其落馬以防香港出現「文革復辟」是正確的措施,在香港不搞群眾鬥群眾式的文革「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嚴嵩真係咁仆街? 高拱:打落水狗人人BUY

[本報訊]
明穆宗隆慶年間推行改革措施清理嘉靖一朝的積弊,史稱「隆慶新政」。「隆慶新政」利國利民,並非純為意氣之爭而無益於世,明穆宗委國於能臣徐階、高拱、張居正,佞人不干政與妄發議論,明代步入景氣的局面。
但明穆宗質疑,大奸臣嚴嵩死後,為何朝廷依舊有閣臣爭權、朝政無法盡數推行至民間的問題,柱國、大學士高拱(1513-1578) 認為,北京官員將所有缺失和壞事推諉嚴嵩,自己並無改過,所以政治未見有恢宏氣象。
高拱指:「ANYONE BUT嚴嵩?嚴嵩是奸,但僅得他一個人的本領又不至令國家變得這麼差。總得要有方士陶真人、他的兒子嚴世藩和在朝中的狐朋狗黨一起大呼小叫才能弄到喧聲震天。只不過嚴嵩一死,那些依附嚴嵩的人,急急就將自己做過的壞事惡行,一一推諉在嚴嵩身上。抗倭名將張經枉死,明明是徐階所致,但嚴嵩下台了,於是人人就推在嚴嵩身上,不敢再罵徐階。」高拱搖搖頭,說:「如是人心、如是政壇、如是垃圾,怎麼會好。」
「但打落水狗人人興奮個個開心,在嚴嵩執政時當官的,怎會是清白好人。只是人人都樂於打落水狗,不單搏得忠直美名,更可以坐大政治資本,何樂而不為?」高拱如是補充。「沽名釣譽。就是這些。」

(圖為嘉靖年間因俺答入寇後興建的長城段)

鱷魚識得讀中文? 李德裕:不如首先用腦諗


[本報訊]
「一去一萬里,十來九不還。家鄉在何處,生渡鬼門關。」被貶海南的名相李衛公李德裕(787-850)在編輯部研讀《祭鱷魚文》時現身吟遊。
曾任潮州刺史的李德裕向編輯部表示,潮州在韓愈投入《祭鱷魚文》之後,其實鱷魚踪然依舊,並沒有減少。他指:「鱷魚不懂得文字,只懂得吃吃喝喝;正如你們的衙差酷吏,除了識抄牌索罰款外,就會嫖免費的妓,再高明一點的會毆打市民;至於懂不懂守法守規?當然不會。畜牲就是不識字,按自己的喜惡無法無天嘛。」
李德裕說:「你們這些讀書人要動腦想想,正常的鱷魚根本不可能因為你演了一場法事就離開;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無法子傷損鱷魚的。但只要你強調鱷魚肉治哮喘,鱷魚皮革很昂貴,有利可圖,自然有人會替你殺鱷魚的。這些事不是甚麼大智慧,根本是由鑑察世情所得。」
至於為何有《祭鱷魚文》驅逐鱷魚的傳說流出,李德裕笑說:「當然是造神!不這樣說就沒有人覺得韓愈是聖人。你們那城的過氣政客也會牽強地說南韓是靠和平集會拉倒總統的,將百姓之前流過的血抹得一乾二淨。政治哪會有便宜的事?」

重審山本五十六案 律師結案陳詞形容被告品格無瑕疵

日本戰敗軍人被控於1937-45年侵略中國期間,涉嫌殺戮大量華人的案件,辯方在陰間法院繼續結案陳詞。
代表次被告山本五十六的資深大律師陳詞時表示,太平洋戰爭產生不同政見及情緒,希望法庭不要被政治因素影響裁決。
他又指說,山本五十六無納粹主義背景,形容他是一個品格無瑕疵、有美好將來的人,他的責任是在場維護亞洲的和平和發展,倘若法庭要他灰飛煙滅的裁決將決定他的前途。辯方表示,控方早前指7名軍人是高級官員,不會獲發涉案的武器,可能從其他士兵借取武器殺人。

辯方反駁指,根本沒有拍攝到山本五十六打人,而且看到山本五十六嘗試阻止攻打澳洲的事件發生。

辯方續指,控方形容次被告的衣著為藍色上衣及黑色背心,但這只是控方主觀觀察影片及相片所得,而當年照片為黑白照,並非任何證人的描述。

屍觀點:走出迴圈的勇氣

我們不難發現身邊的人會埋怨自己的命運。

中國不知有幾多文人,都因為自己的懷才不遇,而寫下了許多許多的文學作品。命運,好像是世界所有人的共同信仰。《史記》和希臘神話,都有許多性格決定命運的故事。

今天我們談一下當代的作品。

影《柏鳥小姐的童幻世界》(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改編自蘭森·瑞格斯的小說《怪屋女孩》。異能孤兒為阻,在魔法保護下重覆著既定時空,這種魔法在戲中稱作loop迴圈)。孩子們認清迴圈只是個避難所,要改變被侵犯的命運,就應先衝出這個日復一日的生活狀態。

古人們不容易觀照自己,於是看到生活環境不過是迴圈的人,其實不會有幾多。有更多人背負著家族的資源,必須守祖宗之法。到了現在,許多人錯了一次,還得要再錯兩次、三次,他才會看到自己作為是非;就算看到,要他們認真改變呢,這又十分之難。

人要認真自己的過錯,面對艱難時改正,這是困難,因為就算苦難的困厄,對於怯懦的人來說,其實也是一種安全區。要踏出安全區,其實又談何容易呢。

但倘若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第一步,就是審視自己的性格缺陷和弱點,下定決心改正。踏出一步,改變固有的想法,從自己的宿命之中攻出迴圈。

香港今日的艱難,絕非一日之寒。要重整乾坤,當然要狠下決心,鼓起走出迴圈的勇氣,然後踏出自己走盡了的安全區,放開為前途賭一舖。

後唐莊宗接見伶人  指梁朝勢力一旦維持世人先吃虧

後 唐 莊 宗 李 存 勗 ( 藝 名 「 李 天 下 」 , 885-926) 下 午 在 洛 陽 接 見 愛 國 團 體 「 幫 唐 出 聲 」 , 是 「 夾 河 之 戰 」 後 首 次 接 見 反 梁 朝 的 團 體 , 為 首 伶 人 景 進 和 郭 從 謙 表 示 維 護 中 原 統 一 的 任 務 最 為 重 要 , 伶 人 團 體 會 加 開 嘉 年 華 及 開 辦 新 . 唐 人 禮 樂 大 賽 , 並 選 址 洛 陽 花 神 殿 張 燈 結 綵 。

藝 名 「 李 天 下 」 的 沙 陀 人 李 存 勗 表 示 , 自 己 是 唐 人 苗 裔 皇 室 正 宗 , 梁 朝 禍 國 殃 民 , 必 須 旗 幟 鮮 明 與 梁 朝 竊 國 賊 鬥 爭 , 否 則 一 旦 梁 朝 勢 力 死 灰 復 燃 , 首 先 吃 虧 和 倒 霉 是 世 界 所 有 人 。

李 天 下 又 說 , 在 消 滅 梁 朝 過 程 中 , 難 以 避 免 有 問 題 , 他 又 以 早 前 派 員 插 手 藝 術 批 款 組 織 為 例 子 , 充 份 表 明 洛 陽 政 府 消 滅 梁 朝 勢 力 的 堅 定 決 心 。 後 唐 莊 宗 表 示 梁 朝 氣 數 已 盡 , 支 持 梁 朝 觀 點 「 完 全 錯 誤 」 以 為 梁 朝 還 有 希 望 是 自 欺 欺 人 。 後 唐 莊 宗 與 到 場 伶 人 均 表 示 , 天 下 應 盡 為 李 家 之 城 , 共 創 昇 平 。

屍觀點:爭相解讀中共「放話」的後果

「 為 什 麼 雞 要 過 馬 路 ? 」 是 一 套 長 篇 笑 話 , 講 述 不 同 歷 史 人 物 以 自 身 角 度 , 解 釋 「 雞 過 馬 路 」 的 行 為 。 幽 默 之 處 , 在 於 不 同 人 士 就 單 一 行 逕 過 份 解 讀 。 現 實 中 , 看 著 所 謂 持 份 者 和 意 見 領 䄂 , 為 三 言 兩 語 大 造 文 章 , 我 們 卻 習 以 為 常 , 甚 至 看 得 入 神 。

習 近 平 與 梁 振 英 在 秘 魯 會 面 , 說 了 幾 句 話 , 各 方 爭 相 發 言 。 發 表 意 見 無 不 妥 , 但 要 詮 釋 僅 僅 幾 句 的 官 腔 , 實 在 是 荒 謬 絕 倫 。 例 如 李 慧 琼 「 認 為 」 習 總 是 希 望 港 府 官 員 無 論 是 否 參 選 特 首 , 都 要 做 好 餘 下 任 期 工 作 。 就 這 麼 一 句 廢 話 , 成 了 一 篇 新 聞 。 發 表 類 近 空 話 的 , 還 有 陳 方 安 生 和 涂 謹 申 。

政 客 應 尊 重 自 己 的 話 語 權 , 米 高 峰 拿 過 來 , 就 請 講 些 實 話 , 市 民 的 腦 袋 不 是 垃 圾 崗 , 根 本 不 需 要 你 再 製 造 些 廢 物 塞 進 他 們 的 思 海 ; 再 說 傳 媒 抱 著 獵 奇 的 心 態 發 問 , 難 道 你 就 要 特 意 裝 成 珍 禽 異 獸 嗎 ? 今 日 香 港 政 客 樂 此 不 疲 , 被 人 譏 為 「 政 工 作 者 」 就 絕 對 是 極 為 恰 切 。

如 果 說 解 讀 中 共 放 話 的 唯 一 實 效 , 就 是 幫 助 政 體 神 權 化 , 並 剝 奪 社 會 討 論 實 事 的 空 間 , 為 這 個 無 廉 政 權 塗 脂 抹 粉 。 應 留 意 , 神 明 的 話 才 需 要 解 讀 , 至 於 語 意 不 詳 的 鬼 話 , 不 聽 也 罷 。

羅素勸港人 勿做活家禽

「雞、全部都係雞」,大哲學家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3rd Earl Russell1872-1970OMFRS)在一邊吟唱。

羅素見記者欣賞得十分陶醉,就開始講解:「雞的一生是歸納法的悲劇。所有,我指每一隻家禽都有這種悲劇。」羅素補充:「餵雞的人,會用一個訊號,例如敲木聲,來教雞每天吃飯時間。雞漸漸學懂聽到這樣聲音就會走出雞舍。」

「日子漸久雞漸肥,最後一次的訊號來了,但雞還是跟據歸納法,認為這聲音是食物的保證,於是自己走近屠房被割。」羅素說了,像陶大宇似的掩面。

羅素悲嘆:「人呀,你們是人。一不是雞、二不是豬西,要試試動腦對事物多作分析。」

羅素低首再看人間,不禁又唱起:「雞、全部都係雞、全部都係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