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齡:《墳場新聞二》今面世,講鬼港地笑亂世

tlce7mz

[本報訊]

撰寫《聊齋誌異》的清代文學家蒲松齡(1640-1715 )閱讀《墳場新聞二》後表示:「這本書是不可多得的佳作,有些有眼無珠的人譏評《墳場》『會寫幾個字就是文學』,又說墳總只會說鬼話,躲在墳後說三道四。但我從十二月一路看,這個靈媒堅持日日寫故事,而且陽間網絡常有引發廣傳的獨家《墳場》報導。誰說寫鬼的就不是文學?」

「這本書對我們鬼物也有益,讀過除了認識香港事務的紛亂之外,還有不少為人忽視的知識,墳總很懂得找訪問對象,今次這本書有好些經濟學家、教育學家受訪。」蒲松齡如此道。「陰間版的墳場新聞二皆有墳總的親筆簽名,我看我們做鬼的都對簽名版沒興趣的罷,這本書在陰間不能炒賣。陽間有沒有簽名版?不知道,找白卷出版社也未必有用。他們沒迫你老總簽陽間版。最好直接問問你老總。但如果你老總沒回覆,據說陽間有個賣工人著名的『嫻姨姨』很有辦法,如果你不是工人而是老闆的話,就可以找她幫忙。」

蒲松齡補充:「陽間香港今明兩日開售!買來送給你的親友!」

戈黛娃夫人赤裸遊街 利奧弗:嚴重性低,都唔係打老婆

[本報訊]

yz9axhb

利奧弗伯爵(Leofric, Earl of Mercia, ?-1057)的妻子戈黛娃(Lady Godiva ,1040–1067)為爭取減稅而被罰騎馬赤裸遊街。不少人批評利奧弗伯爵涼薄,利奧弗卻認為自己不應被批評,向本報記者回應:「這懲罰嚴重性低,還不及打老婆。」

利奧弗認為,地主就要收稅。百姓如果沒有錢,就應該減少娛樂和外遊。他表示極不認同其妻子戈黛娃的做法:「就算嗰個係我個老婆,我娶佢番黎,有時見到佢有勸我減稅的行為,我都覺得匪夷所思,我唔係冇教佢,我地做地主不事生產,所以一定要收稅,佢自己都解釋唔到。」

利奧弗的野蠻行為令地府關注,近日傳出閻王有意拘捕並充公他的家財。但利奧弗堅稱自己的做法合理:「我覺得我唔應該被人批評,唔應該被人拘捕,都有做官的地主試過犯法後,例如僭建地牢之後,推個老婆出黎頂罪,我都唔係打個老婆,犯事唔係我。遊街係佢應有的懲罰。」

屍觀點:哪來的法西斯主義?

香港的左翼圈交際人士,喜歡將所有保護自己家園的人,都批成法西斯。

甚麼是法西斯?

《大英百科》對法西斯主義一詞的定義是:「個人的地位被壓制於集體,這集體指某個國家、民族、種族或社會階級之下的社會組織」。如是,法西斯主義不重視個人,重視集體。他們主張建立以集權主義獨裁統治,實行全面統制和恐怖鎮壓,又會認同族種清洗;並由政府全盤計劃經濟和人民生活的宣傳,鼓吹民族沙文主義等。

你看看今日那些批評人蛇、批評共諜、批評港奸、批評共產黨的人,哪個人提出自己要獨裁主政?今日肯站出來真抗爭的,人人都是出來爭民主自由,這算哪門子的法西斯?法西斯是那幫無知左翼圈交際人士對勇於出來抗爭者的抹黑塗料。

保衛自己,這叫理性。再說,如果能夠用法律保護自己,那才可以用和平。要和平理性非暴力解決社會問題的前提,就是社會制度公平。從人蛇事件、施君龍案、政改騙局、胡仙案、七警事件,大家都清清楚楚地看到,政府凌駕在社會制度之上,無視法治、無視法律。這個時候,你更要保護自己,用一切方法保護自己。大家人人都懂保護自己,那時再談社會秩序的重整。非暴力一途行不通,那就想想,你們這幫坐在議席的人,有沒法子重整社會制度,如果沒有,就用其他方法試試。如果你只認為自己的方法有效,這也不算是法西斯,只就叫愚昧無知。

保護自己,從來不是可恥的事。任人凌辱,才是懦夫。「被打了,要還擊」,這個說法我們說過了,大家也應該已經明白。今日我們講多一點,如果你眼見一個人被非禮或強姦,站在附近的你,無論如何也應該出手相助保護她的。因為你知道,你坐視不理,下一個可能就到你;你以為這不關你事嗎?下個就到你身邊的人。好了,今日有人出手相助了,就有些智力有問題的左翼社混圈交際人士說:「你們怎麼這樣排他呀。可能只是他按奈不住性欲,他是一個悲劇,不應針對他」云云,你認為,說這些話的人他們是為受害者而說,還是再次傷害受害人?你需要駁斥他們言論嗎?你認為保護被非禮者錯、還是出口聲援非禮者錯?難道保護被非禮的受害者是法西斯?

好了。如果還有些賤種傳媒報導這些以大愛包裝的假慈悲言論,大家就得當心,也該狠狠評擊他們,因為今日社會的衰敗,是他們的蛇心佛口做出來的。他們今日是抹黑自保的人,明日就眼巴巴看著你死。他們絕不是同路人,是極賤的人。今日在大是大非前,還在刻意含混,罵我們法西斯的,打從根本都不是人。

我再說一遍,對那人蛇沒有好說的。

立刻遣返。

童話一則

從前,有一個王子很仁慈,相信大愛能夠打動人心。他常常照顧城內的人。他死後人們為他立了一個雕像,雕像上鑲滿寶石、瑪瑙、黃金,他的靈魂就住在入面,人人都叫他快樂王子。

城,在那個年頭被攻陷,大盜洗劫後,人們生活就不再開心。城內的人互不信任,大家生活就越來越差了。但雕像不會動,王子也無計可施。

 

忽然有隻白鴿飛來,向王子說:「王子、王子,城內的人沒房子住,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但卻沒有錢執行啊,你可以幫幫我嗎?」

「可以怎幫?」

「我想那你腰間的那塊黃金皮帶扣,賣掉的錢就應該夠人們安居了。」

「好,反正人們這麼慘。」王子慢慢地說。「你拿去周濟他們吧!」

 

白鴿就啄掉王子的那塊黃金。飛到市內了。

三日後,白鴿飛來再找王子。

「王子王子,城內的人受塞車之苦啊。我想到可以為他們築鐵路,那麼他們就不用堵車了!你可以將你配劍的那琉璃送給市民嗎?我是為他們好的!上次你幫過他們,他們很感激呢!」

「好,反正人們這麼慘。」王子說。「你拿去周濟他們吧!」

白鴿就啄掉王子的那顆琉璃。飛到市內了。

一周過去了,白鴿又再飛來找王子。今次白鴿看起來有點不同,有點胖。

「王子王子,機場的跑道不夠用了。我們可以用錢起一條新的方便百姓,我已經計算過,拿你的白銀盔甲和皇冠,就夠令他有新跑道了!」

「好罷,反正人們還是這麼慘嗎?」王子說,白鴿點點頭。「好罷,你拿去周濟他們吧!」

白鴿就啄掉王子的那白銀盔甲和皇冠,雕像裸出了大理石的健碩身軀,而王子身上,就只餘下雙眼的藍寶石、翡翠褲子和琥珀長靴。白鴿連忙稱王子仁慈,就飛到市內了。

 

「王子王子」肥白鴿喚。「城內有個小胖子在家窩了九年,不見天日,很可憐呀。你可以救救他嗎?」

「城內還有淒慘的人嗎?還是小孩來的。但我身上已無東西可以給他了。」

白鴿問也不問,啄盲王子,奪走那雙藍寶石。

小胖子收到一顆藍寶石後,向戴了一頂鐵頭盔的肥鴿說,「你怎麼這樣蠢,王子有兩隻眼,你只拿一隻我怎夠花!」就帶自己的婆婆,鄰家的陳姨姨和左老師,怒沖沖到去雕像,打算搶走早被肥鴿收起的藍寶石。

小胖子在雕像衛兵面前哭,吸引了衛兵的注意。左老師說:「你地整喊細路!扣你二百分!」,接著就唱「今天我⋯⋯」感化衛兵。那些衛兵見如此怪狀,就變得不知所措。婆婆和陳姨姨就乘亂衝到雕像前面,但她們脫不下王子的褲子、也剝不掉王子的長靴,陳姨姨就情急智生,猛力一推,將王子推倒,摔碎王子的靈魂,剝下那值錢的寶物。

婆婆說:「你真蠢!大理石也不便宜的,能拿為什麼不拿?」但村內的人聽到了胖子一家要搶寶物,也湧到雕像處,四個大媽在爭王子的頭,五個叔台在搶王子的手。

 

然後,也再沒有然後。

詠朱舜水夫子

x4wjswj

 

諺云:「國之將亡,必有妖孽」,故明季奸人漫山遍野,正合此諺。計世無有陰無陽、萬古長夜之理,亦所謂「國家昏亂有忠臣」,是故朱舜水夫子出。唯偽聖人充斥,天下只識清議口舌,不知匡君濟世,終使金甌毁散,神州拱手夷蠻。夫子有大義大節,奔走越南借兵,往來湖廣抗敵,可嘆孤掌難鳴,英雄束手。夫子義不帝秦,東渡日本,化倭人中華之學,教瀛州忠義匡君。三四百年後,神州赤化,中國亡於國人之手,故國精華,端在日本,此豈非朱夫子之功耶?

 

霎眼國亡天下震,聖人豈貪獨善身?

乞師南越復明志,啟教東瀛化愚民。

實事實功濟百姓,大忠大孝教夷君。

世情天道即《易》理:重頭利貞又元亨。

屍觀點:若能自首換居留 何日芋頭博人頭

香港荒謬無奇不有。有人蛇窩藏在港九年,然後討得行街紙。港共政府亦謂考慮恩恤理由容許此人蛇暫時在港讀書。

陳婉嫻為人蛇爭取到行街紙,大開香港方便之門。鬼國赤化香港,已非一日之事,今日驚聞又有非法途徑染紅香港,這個城市,已是一個無掩雞籠。

人蛇自首,若不遣返原居地,只會令更多偷渡客湧入。偷渡集團若知香港如此方便,定必生意興隆、盤滿缽滿。或者,他們更應該供奉陳婉嫻為行業的守護神。反正荒謬事已非一日半日,不如任得他繼續荒謬。

廣東俗諺講「肯定」,有一個「人頭博芋頭」之說法。以人頭作賭注,以圖博一個小芋頭,情狀誇張、聽者咋舌。今日香港,卻是用一紙空文、寫假文書就能令人蛇換得居留,如是以小博大,豈非芋頭博人頭?我們是和他們對賭的。你願意用你的人頭去換芋頭嗎?

不願意,也不一定要當法西斯的,所以又不應一竹篙打一船人。他們是犯了法。犯法就逐出境就是。正如人頭芋頭賭局,你不賭就是了。對於人蛇,根本不值得討論,只宜急急遣返。鬼國大富大貴應有盡有,又不像非洲難民的原居地在種族屠殺,鬼國人要教育有教育、要果腹有果腹,不要淹留屈就在這個彈丸之地。請快些走。

陳婉嫻。你快啲仆街死。你賣港的那一刻,該預了有千千萬萬的人咒罵你。對,你除了快些死之外,沒有別的路。看到這兒,請記住,對這些賣港狗賊,不用客氣,讓他們知道,出賣我們,不是好滋味。

王皇后錯擁護武媚娘:拍錯手掌燒錯炮仗

[本報訊]

唐高宗皇后王氏(?-655)在輪椅接受本報訪問。

「本來以為扶植武媚娘,打擊蕭淑妃,就能奪回主上顧盼。誰知蕭淑妃被取代,朕也是大禍臨身。」王皇后認為,武媚娘對她的傷害是政治打壓,並認為有冤難訴。而王皇后亦指,她悔恨助武媚娘親近高宗,令自己身陷死地。

王皇后指,武媚娘令蕭淑妃失寵後,她曾暗自高興,可惜終歸「拍錯手掌、燒錯炮仗」,因為武媚娘得寵後不念前恩,反將王皇后囚於狹小的暗室。而王皇后向高宗上訴後,武媚娘更剁下王皇后手腳。

「政治投資靠錯邊,就是自殺。也這樣想,你所託非人,用虎用狼,哪有不被反噬之理?當初支持武氏是錯誤。」王皇后一面悔意。「就算現在我有火蒺藜亦無用,已無手腳,想炸死武氏亦無方法了。」

屍生活:異鄉的故事

台北的館前路上有許多店。和香港有點不同,這個繁華的台北比我們早休息。其實,夜也不應是工作的時間。上帝造夜,本來也不是要人開夜班的。

街上的斑馬線亮了兩次綠燈。那騎機車,也就是摩托車的大嬸還擱在路邊。她在等,眼光裏好像不知在想甚麼。

台北的街燈沒香港的稠密,夜裏仿彿總有點暗,雖然耳邊有許多熟悉的廣東話,但這兒好像總有點陌生。但靜下來想,夜,本來就是沒光的時分。這個被店舖燈光照著的大嬸仍未走,還在綠燈、紅燈交替下等著。

十點。「阿媽。」大嬸轉過頭,看到自己的女兒走來,眉間的重枷就釋破,像在家門外接保姆車的家長般開心,笑瞇瞇的打開尾箱,拿出一個粉紅色的頭盔。

「阿爸在等欸。」
「好罷。行了,媽。我們快回家」那剛下班、差不多二十歲的女孩已安坐車尾。大嬸架起肩膀,轉頭確定女兒穩坐,就駕車駛向忠孝西路。

這個街角沒很多街燈,但碰巧有很久沒看過的舐犢情深。

 

 

qoeonkq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Taipei City (2660161691)」 由 Kentaro Iemoto from Tokyo, Japan – Taipei CityUploaded by russavia。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資源 –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Taipei_City_(2660161691).jpg#/media/File:Taipei_City_(2660161691).jpg 的 創用CC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2.0 條款授權

蘭茂醫師:花生唔好食太多 滯住可能無得屙

[本報訊]

tcg9kvr
蘭茂大夫向本報讀者分享食花生過度的壞處。

本報訪問天界醫師蘭茂(1397-1470),分享食完過量花生的壞處。

「古書《飲食須知》寫花生的特性:『花生,味甘,微苦、性平,形如香芋,小兒多吃,滯氣難消』,至於怎才算食滯呢,就是如果出現腹脹、腹痛、胃口欠佳、嘔吐、腹瀉及便秘等徵狀,你就大概是食滯了。」蘭醫師如是說。

蘭醫生指出,的確有人是因為花生過敏而死的:「並不是人人都適合食花生的,有些人會有花生過敏,吃過花生之後會:血壓降低、面部和喉嚨腫脹,阻礙呼吸,從而休克,嚴重的還會死。近來陽間加拿大就有一種和男友接吻引發的花生過敏致死的病例,你們陰間版的《墳場新聞》也有報導。所以,你要看看你是甚麼人,才評估自己吃不吃花生。」

蘭醫生向記者表示:「一般來說,吃太多花生就會消化不良,也就是吃滯了。所以只能當小食,不能當正餐來吃,絕不能當飯食。其實做人處世也是一樣,人間有許多正經事情,那些八卦小務,拿來看看笑笑當然沒問題,但只識八卦,不務正業,這也是不健康的。」

記者問,花生好像對人沒有甚麼好處。蘭醫師則不同意,他認為:「花生是有營養的,只是吃得太多就不好。而榨油後的麩餅,是良好的家畜飼料,給豬當飯食是十分合適的。如果你有養豬可以試試。另外,種花生對泥土養份也是好的,土壤肥力會變好。所以天生萬物都有其用,只要做對用妥,就沒有甚麼問題。」

屍觀點:信任

信任從何而生?和一個人做生意,他每次都準時付錢的,你就可以歸納那個人有信用。和一個朋友約見面,他每次都準時到達的,你就知道約這個人的時間不會刻意提前。信任是經驗告訴你的一種默契。

人和人之間有信任,就會漸生默契,社會就可以互相補充。合作,就是在「信任」的基礎出現的。當然,有些人認為,「合作」可以不存信任,我認為那些不能稱上「合作」,只能稱為「互相利用」,「互相利用」者,利盡即見狗咬狗骨,所謂「國共合作」,其實亦是如此。

商鞅執秦國政,第一件事做的,就是「徙木示信」,取信於天下國民。「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信任就是一個社會穩定的關鍵,你的政府無信用的話,你手中持有的貨幣也未必安全,這不是甚麼新奇事,這是常理。

香港無兵無糧無工業,賴以維生的,是商譽與法治。這些塊磐石,卻在淪陷後漸漸被中共擊打。這一點是不稀奇的,他們不是打算在這兒長治久安的,他們劫掠之後,就要離開,這個城市的未來如何,中共沒想過,也根本不會和你想。虧還有立法會議員說中共是老母之說。我想,除了梅艷芳的母親,天下從未見有老母劫親兒之理,認為中共是老母者,無知無恥,亦可證中共只會任用騙子,治下騙子處處。議員用這些低能的騙術哄騙港人,政府又容下這些親政府議員,都是在打擊世人對政府信任。

再說,正因為商譽重要,我認為那些騙遊客的爛舖,其實是必須趕出香港的。有些人認為,現在騙遊客強迫消費的店子只在土瓜灣、觀塘的工業區內,只騙大陸人,不影響民生,可以優容。但你細心想想,這些騙子會不會坐大?這些騙子會不會影響香港商譽?如果,一個城市真的重視誠信的話,這些騙子是否都應趕走?再說,這些大陸騙旅客的技倆,你們真的同意他們在香港生根嗎?

法治亦然。貪官日多,我們束手無策,眼巴巴看著政治腐敗。現在當官好呀,大搖大擺的收五千萬不用下台、囤地與民爭利不用受刑、縱容手下惡打市民不用受誅,這個年頭,當官就最是風流,你想做到多爛就多爛,因為根本沒有制裁。到這個時候,你還會信政府嗎?你認為我們比中共治下的鬼國好嗎?他們還有甚麼是你值得相信的呢?

在這個虛假的年頭,法律不可靠、制度不可信,人們漸漸會轉信拳頭、轉信私鬥,這些制裁自己來。暴力在未來的歲月一定會在香港出現,而且必然是大規模的發生。那些乞求社會穩定的人,張開眼看看,今日城中未來的不穩定,是砸碎一塊玻璃造成,還是大家不聞不問、騙子橫行孕育的不公做成?

 

vqcfyz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