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繇:造筆要純正 唔係做乜勁

[本報訊]

穎川鍾氏郡望、漢末曹魏的大書法家、太傅鍾繇(151-230)在陰間試唱新歌,希望挑戰本報總編輯的直播。

他高歌「筆、蘋果、菠蘿、筆」,並指自己的音樂已臻化境、達古通今。但他對歌詞卻有別開生面的獨到見解。

「有諸內,必形諸外。工藝都是Inside的,懂嗎?不是匈奴語『硬塞』。造毛筆要講究,我曾命家丁捉鼠用鼠毛造筆,只是鼠毛蕪雜的話,筆就失去彈性,寫出來的字就不夠剛勁。」鍾繇聽說,家丁後人南遷後,亦有捉鼠造筆此習性。

後世作畫用山馬毛筆,取其剛度與回彈力度,鍾繇聽了,十分感嘆:「認真研究,精益求精;就必定不會勉強取蘋果充作筆、拿菠蘿移作管城。造筆的就專心先學製筆、少作游思,自然有成。」

鍾繇告誡世人:「舔墨尚且有益,舔足呢⋯⋯這些閨房情趣,恐怕不宜登大雅之堂。」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