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觀點:何處不淒然

[青永屍]

淒迷的煙雨落盡,抬頭望天,白雲縫間抹上一片藍。今日,再不會有劃破長空的飛機在屋頂飛過,於是大家安然趕著上班上學,茶餐廳在匆忙中還帶點歡愉。尋常的日子在日常中一切如常。

好像沒有甚麼日子不如此。在這二十年,自九七以後,就算日子要掛著口罩過,也沒有甚麼要動地驚天、潸然淚下的日子,照理,這兒應該是樂土中的樂土。

日子既是如此安逸,當然可以漫不經心。我們由那些年的不聞不問,演成「置若罔聞」。修改《基本法》,我們無能為力嘛,於是就不關心;政制改革嗎?我們不就抗爭過嗎?還可以做甚麼?不就是再上卡拉OK房懷緬一下過去,明天再上班嗎?

「慶祝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直幡在路上高張,既是昇平,為甚麼還會悲傷?

說來也甚是荒謬。繁華盛世的《黍離》之悲,就不過是一首無人理睬的《陽春白雪》,唯有唱一首半首《心急人上》作靡靡之音,還可以做甚麼?

樂園還是樂園,就算吸了你的血汗擴建,那兒還是會充滿笑聲。就像那個慶祝淪陷的「回歸二十年」花費一樣,都是在粉飾太平的虛耗。

「行吟向暮天,何處不淒然。」

當你認真想透今日世局,沒有誰似乎是活不下去的,但舉目盡是堆砌出來的「良辰美景」,配合那些只能靠心態轉換而得出的「賞心樂事」,那些一張張的笑面,其實還有哪些是可以感動到你笑的呢?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