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觀點:委屈的意義

近年香港流行一種信念,就是成功之前,不妨委屈。其實這也不是甚麼新概念,早在春秋末年,越王勾踐臥薪嘗膽,就是一個百忍成金的典型。

「委屈」既然是可歌的美德,那為甚麼還要談呢?

今日特別要講的是委曲的回報。當然,這爭議必然非常大,因為甲之蜜糖、乙之砒礵,總有人認為自己為了得到甚麼,要付出的總不算多。所以有些人會認為,一個歌星為博得一個演出的機會,就算要被欺負扮演一隻可有可無的棋子亦不為過。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那還有甚麼好說呢?該說的,就是那所謂的「回報」,真的值得你付出這麼多嗎?

香港人精於計較錙銖,甚麼優惠、甚麼折扣,了然在心,仿佛虧蝕了一元半塊就要天崩地裂似的。但為了達到目的呢?當代的香港人,就失了計較輕重的秤。先莫說無知少女甘為享受而充出租女友,大家都能夠數得出有不少個「知識份子」為了蠅頭小利、一時榮辱,不惜曲學媚世,寧願博得罵名。而香港的人面對百世之利、三代命運,他們反而會惜身計較。如果是為了蠅頭小利的委屈,會不會為你的人生帶來正面意義呢?

 

奴才只是一種取態,根本不是潛藏在基因之中。只要你不甘心,站起來就可以不委屈。

有些變態的人會換個方法想,說既然「委屈」是必要之惡,那麼就該享受這樣委屈。這個勸不幸被姦者享受強暴無異,究竟是甚麼時候出現這種纏足似的心理變態?恐怕已是無從稽考,可是,這種扭曲在香港俯拾皆是。

是甚麼令你甘心委屈?恐怕是教育的誤導罷。不少人的口頭禪總是說著「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句話的原則當然沒有錯,但並不是誘騙你盲目付出的咒語。陽明先生說為學做事,首先要在立志。志不立,天下無可為之事,事實上只要你認真立志,認識自己的志向,你就會明白自己的底線、自己可以損失的到底有幾多、甚麼才叫過份。每個人都有自己珍惜的東西,這或許是尊嚴、這或許是身體、又或許是道德、又或許是人際關係,這些東西,是不是可以輕易委屈、一直委屈、永遠委屈?

香港人甘願委屈,就算獻媚形態太醜陋亦不介意。 圖片來源: 《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news_%E6%96%B0%E8%81%9E/hk-discuss/2017/03/689-20170319173327_252a_large.jpg

香港人能屈不能伸。我們一直被鼓勵安於現狀,做個平凡的人,於是人人的志向就是那小小的一個旮旯,一直退忍、一直被羞辱但不以為恥,換來可能只是少得可憐的報酬,為這些蠅頭小利,你的委屈,值得嗎?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