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觀點:瀏不了的喜悅

人類社會之中,「娛樂消遣」就是所謂空檔的「補白」。還記得先慈在日,每有餘閒,必相約鄰家謝太歐陽太周太竹戰切磋。尚憶先慈出殯之日,有幫太太感懷甚深,眼有淚痕,聽她們談起,原來是想念家母大人在四方城的詼諧語,一時悲愴,不可勝道。

始終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有機會一起共患難共富貴,大部分的人際關係,都從娛樂消遣建立的。打麻將的有「雀友」;打網球、踢足球的有「波友」;那在網上結交投契的,該算上是「網友」。

尤記得二十年前玩ICQ、玩雅虎麻將的日子,網絡就是打開一個和陌生人談話的介面;交流心得在今日恐怕不像以往那般困難了;再說,資訊流通之後,許多沒版權的公有名著都在網絡流通,增長知識在今日應是易如反掌。對於不少人來說,有了網絡、多了瀏覽、增了交通,應該是越加快樂才對。但今日不少人上網卻是怒氣沖沖、或是越看越無力,那是為了甚麼呢?

瀏覽網絡再不能給我們喜悅,是因為忘卻了本來喜悅的原因。自己有所不識有所不知,耳目一新的新知識新科技大開眼界,這是填補無知之樂;自己心有所思胸有抑鬱,暢所欲言找到知音慰藉、鼓勵,這是幸遇知音之樂;童年所見重現眼前,這是失而復得之樂;找對原因,其實這兒依舊是樂園一個呀。但用不得其法呢?就難得樂趣了。

說回樂此不疲的打麻將,先慈當日,恐怕是抱著一種消遣娛樂的心態來打麻將,才會找到樂子的。換到的自然是滿足的喜悅,因為她不是求氣的嘛,而是來取樂的,於是越玩就越多朋友,有困難時就不愁無人分憂。那麼在人世的其他娛樂呢?如果你要尋喜悅的話,那麼不是應該要抱一種歡愉的心情來玩嗎?

當然,這還不是聖賢之道,不過是歸納一下些老生常談,講講一般人怎樣生活才舒服。

但願人人開開心心,笑口常開就是。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