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觀點:哪門子的愛國?

前高官王永平稱,悼念六四是一種持續的愛國教育。這種說法當然符合中共和泛民的胃口,但這是不是大家都需要認同的說法呢?
一個真誠愛中國的人,親眼目睹到一個政權屠殺自己國家有志的學生,除了點一根蠟燭在三百六十五天抽一天來哭喪外,甚麼都不敢說,這還算是愛國嗎?一個真誠愛中國的人,到今日還是看到國家割地予俄、貪污禍國,但只是在「共享經濟成果」,這可以稱上愛國嗎?今日的我們談的愛國,大抵都是丟人現眼的遮醜布。
悼念到二十八個年頭,在香港,有些人說六四是國家發展中間的必然悲劇。這種說法,姑息了死不認錯的中共、辜負了那擋坦克的烈士、侮辱了那些慘死在廣場的各省學生。今日中共仍不肯認錯悔改,還要為他們說甚麼好話嗎?一個國家,無論做了甚麼都只懂文過飾非,只會裝成是「幸福」是「必然」是「宿命」,國民有錯就不會改,這個國家就道德淪喪。併上王永平的「六四是一種愛國教育」說法來看看,不難發現,這些話,一樣都是尋開脫的藉口。


今日中國土地之上,談論六四依舊是尋釁滋事,是要身陷囹圄的,這個政黨罵不得、更是蠻不講理的,那麼悼念六四是王永平口中的哪種愛國行為?念力愛國?這種愛國是真的有意義?如果真的如王永平所言,視悼念六四為一種愛國教育,那麼你要教學生子女,看到別人殺你的同胞,就束手待斃、光去哭嗎?給你哭夠二十八年夠不夠?捐錢給一些不相干的組織可以復仇嗎?還是應該教你的子女以直報怨快意恩仇呢?還是應該教你的子女漢賊不兩立呢?強將這件事說成愛國教育,是說不過去的。

六四慘案本來就是共產黨殺滅改革系統的血腥屠城,悼念六四是歌頌殉國死節,是人格教育,不是甚麼愛國行為、不在一國一時一地,乃在一個整體的人格問題。認真的想一想,這麼卑鄙的國家根本不值得你愛,你要的是推翻這種殺自己子民如麻的執政集團。六四在香港的意義不在愛國,乃在反共,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那刻香港才有出路。今日一盤散沙似的與虎謀皮與狼共舞,妄談愛國要從別人的規矩來定義自己對錯,根本就是任人魚肉。

讀者可能覺得很不習慣,青永屍常常強調中港異殊,但為甚麼還會談到這件事,還說到愛國呢?關鍵是在大是大非之前,許多別有用心的人,喜歡用些談吐優雅的言辭蠱惑人心、混淆視聽,力圖將大家的本願念頭帶離,這些大是大非談的是原則,不是甚麼創意。反觀我們日常的做人處事,亦應當如此,不能妄因片語巧言失去常識與良知。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