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港人辯論法

和健吾講起,如果隨著別人的喜怒而寫作,恐怕就永遠不會再有文章寫成。因為香港人的那些「怒」是不可理喻的,動不動就說「你枉為人師」、「你堂堂一個著名唱片騎師」,就如何如何,仿佛吃頓飯也犯了彌天大罪似。其實這些是犯了不當前設的人身攻擊。


先莫說我與那些抹黑我的人並無師徒情份,在時政討論其間,「教師」也不是甚麼具有特定意義的身分。直接講「枉為人師」、或對健吾說「你是同性戀就必然如此如此」,這只是撇除了問題的任何特質,單從針對本人個人身分而作出的抹黑,與探究事情真假、是否合道理根本無關。再說一個人的言論是否正確、是否於世有益,這個和其身分並無必然關係。只不過用上這些人身攻擊,喊起話來看似比較有力,畢竟純粹訴諸情緒,就可以裝作看不到事實的本身。
這些訴諸人身攻擊的思考賦路並不罕見。因為這些人身攻擊非常卑鄙,有識者多數不屑回應(也沒有甚麼值得回應,批評某些我所屬的身分不等於我要代整個社群/我具有資格代整個社群回應),於是在網絡世代,人身攻擊就成了「必殺技」似的滋擾手段。
又或者這樣說,許多人都知道「五毛」影響討論,因為他們用灌水(重複無意義的政治宣傳、垃圾訊息)的方法去桎梏正常討論;但卻沒有想到,這些單調的人身攻擊其實也是五毛的一種變體,也是一種交流討論中間的雜訊。
我們常常哀嘆華文地區的網絡水平偏低,也痛恨最流行的就是內容農場那些不用腦、看過就好的內容,這些文章似乎在混淆我們對真理、事實的認知。也因如此,我們覺得在這個充斥垃圾雜訊的世上再難找到真相。但在這個時局世道,真理在違反邏輯的叫喊中只會越辯越暗。再說,我們有不少「同胞」讀文章、回應、甚至日常待人接物都根本不認真動腦想想,不求真、不求準確,不望以理服人,只圖歪理屈人,這樣的生態真的容得下討論和真知灼見嗎?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