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布鞋

在還未看到日出前,我想起舊時。

那些日子特別喜歡這叫「白飯魚」的布鞋,因為穿它的日子就是體育堂的上課日,白布鞋跑跑跳跳,在草上奔馳,那些才叫童年嘛。

見得那時穿破布鞋都沒甚麼痛心,反正在惠康、在街邊不消幾個錢就能買回這種快樂的換領券,當時好像沒那麼珍惜「布鞋」這東西。反正人人都是穿白布鞋上小學的體育課,無論貧富,都用這份簡陋找到甜美的童年。

當然,我和這城內的許多你和我一樣,忘了白布鞋許多年了。出來辦事以後,扁平足的影響越來越明顯,於是也大概和所有的布鞋緣盡了。其實在學校,也沒幾家孩子會穿這「不健康」的鞋子了,何況今日的白布鞋已經不能偷偷不吃早餐、不買小食部儲錢而輕易買到了,不如直接買一雙球鞋划算。不過話分兩頭,今日的孩童的球鞋也沒幾多真的用上球場、用來做運動的,更多的是用來競富炫耀。是呀,現在做小孩,童年的快樂倒不像我們那時便宜了。

近來有朋友問起做孝子的裝束,我說還不是白衫白褲白鞋好了嘛,於是,又忽爾找起這雙鞋來,我還應允了替他找一雙白布鞋來。但走進商場,有些鞋店我未到門口,就大概猜到裏面不可能有白布鞋了。如是一間、兩間、三間,我在迷茫之中,再也找不到那小時候的鞋店;到尾我還是乘了程車到舊區逛逛。最後,在陳舊的角落之中,用三十五元找到那仿同隔世的回憶。

當然,沒幾多孝子會像小學生般那麼愛這雙即用即棄的白布鞋,白布鞋,像許多二十世紀的舊物一樣,漸漸在人們的人生舞台淡出。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