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元手機抵唔抵? 杜甫憂頻寬太慢影響預購

陽間手機生產商日前公佈新型號,新機售價近一萬港元。本報總編輯表示,售價過貴,自己電話只是用來回覆家人短訊與參與陽間網路議題,對新手機不感興趣。詩人杜甫(712-770)對此持不同意見。

他表示:「如果用一萬元買一顆林檎果、即是你們說的蘋果,這就不合理。但你想想,用一萬元可以買到家人給你的消息,是不是很划算?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他指擔憂由本報壟斷陰間網絡,減慢網速,阻撓先人炒賣新電話。

但總編輯表示,家人所傳多數是無聊假內容,與古人家書相距甚遠。杜甫則指:「古人家書,其中真的內容多嗎?還是假的內容多?難道你失去了工作會直接寫上賦閒而寄給家人嗎?一定是報喜不報憂的。那麼不是假嗎?給你知道真相又怎樣?雖然是無聊訊息,只要人還在,沒有甚麼比此更寶貴。」

但總編輯近日收到家人詛咒,表明就讀陽間香港露屏道大學的人要被滅門,杜甫為此辯護說:「那也值得的。古時曾點用棍棒打曾參,曾參捱棒即成孝子,你被家人咒咒倘若死了,也可以成為孝子。一萬幾千萬世流芳,是不是划算呢。」

總編輯就此向閻王提告,偵查杜甫是否收受喬布斯廣告費,借本報宣傳。案件將於搜證後處理。

屍觀點:請循其本

學校教育,學生當然是最重要一環。學生被教成怎樣怎樣,本來不就是學校的功能嗎?
今日的大學供出學生送上傳媒公審有之;任由刁滑奸民在校園叫囂有之;被業界準僱主恐嚇又有之。學校管理人,校長、校董、校監不是保護學生,而是急急對學生口誅筆伐,欲除之而後快,你們如是歹毒,居廟堂之高不怕雷劈天打嗎?

今日新亞書院院長搬出錢穆先生來欺壓學生,又說假若錢穆在生會如何云云。倘若錢穆先生在世,這些披猖惡賊能冒犯校園叫囂,騷擾大學嗎?如果錢穆先生在世,看到逼殘學生會無動於衷嗎?錢穆先生會像你們不問事由先判學生錯誤嗎?不要含著那帶銅臭的血噴污錢穆先生。

由周四至今,校園之事,端因蔡若蓮與教育局。教育局作惡多端,今蔡若蓮喪子,卒使眾怒遷在其身。然而香港偽君子乘機賣順水人情,但不料觸怒群情,現在事無可了,居然推諉大學門生!行將就木的香港掌權一代如此不負責任、無恥無良,新一代還可以有甚麼出路?一味推諉年輕人解決得了問題嗎?古聖先賢斷不會如此,請不要污衊前人,冷血地替自己的醜臉貼金。

首艘中國製航空母艦大連下水 北洋名將登艦

[獨家]
2017年4月26日,鬼國傳媒播放首艘中國製航空母艦下水之新聞,清籍美裔年輕名將馬吉芬(Philo Norton McGiffin,1860-1897)表示已經登艦,並準備入伍作戰。

馬吉芬面帶不屑(如上圖),但揚言自己有豐富海軍經驗、曾參與黃海海戰,更於美國海軍學院出身,有資格指揮中國艦隊。他誇口指自己可以指揮艦隊攻下西太平洋諸國。

馬吉芬於黃海海戰後頭部受創。(圖片由讀者提供)

記者問及,是否可以明日直取日本、韓國、朝鮮,他卻指暫時未可以,因為「艦上還未有電,甚麼都不能動,連照明也得用電筒,怎麼可以打。」他反問記者鬼國是否繼續在興建頤和園,為何軍艦仍然徒具外表。

被記者再次問及他生前所配屬的鎮遠號下落問題,他並無回答,但他充滿信心,表示:「中國做的!不會爆炸!頂多只是擱淺!」

屍觀點:第五次被騙

歷史學家阿克頓勛爵(Lord Acton 1834-1902)對人性觀察入微,於是說出一句:「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

但腐化似乎不是甚麼洪水猛獸,不少人心甘情願做賣靈魂的浮士德。但當然,因為他們深諳千年的華人文化,在做浮士德之前,他們愛裝一會偽君子,然後才綑綁別人的利益和自己的靈魂出賣圖利求榮。想真一下,這也是人性。

如果到今日,還有人會幻想誰個是明君、幻想有甚麼救世主來拯救蒼生的,要麼他們就未曾讀過歷史;要麼他們就有著忽爾出現的失憶症。一個由獨裁體籌劃出來的偽選舉,選出來的人坐擁權力,但處處受到殖民宗主的制肘,這個人除了貪、除了私相授受、維持原有特權階級的利益之外,還可以做甚麼?在道德崩壞,大人君子漠視道德的時間,開空頭支票有甚麼稀奇?為甚麼還有人會對這個系統抱有希望?

在這個制度下,唯一可做的就是杯葛他們,不參與造王、不為這種荒謬背書;秉持自己的原則,保持清醒,盡力拓大每個人可享安樂的淨土。

鬼國擬禁止炒雜碎在美行銷

[本 報 訊 ]對 於 美 國 總 統 當 選 人 當 撈 侵 公 開 質 疑 「 一 個 中 國 」 槪 念 , 鬼 國 決 定 還 擊 , 將 當 撈 侵 定 性 為 階 級 敵 人 。 當 局 正 草 擬 思 想 改 造 戰 略 , 包 括 撤 銷 美 方 餐 館 銷 售 名 菜 「 李 鴻 章 炒 雜 碎 」 (Chop suey)的 權 利 , 以 進 行 「 跨 文 明 、 跨 太 平 洋 的 思 想 教 育 」 。

發 言 人 陳 毅 ( 1901- 1972) 表 示 : 「 炒 雜 碎 是 我 國 精 神 的 體 現 , 不 可 以 用 來 買 賣 。 怎 麼 了 ? 我 們 把 石 頭 做 大 了 , 砸 到 了 腳 吧 ! 」 記 者 進 一 步 追 問 , 炒 雜 碎 下 體 現 什 麼 精 神 , 他 說 , 「 近 日 我 們 在 陽 間 領 地 的 代 理 人 選 舉 , 就 是 很 好 的 體 現 。 」

當 局 已 開 始 撰 寫 美 國 利 益 清 單 , 倘 美 方 執 意 聯 俄 制 共 , 將 考 慮 對 「 以 訛 傳 訛 」 遊 戲 (Chinese Whisper)的 西 方 既 得 利 益 者 , 徵 收 冠 名 費 , 並 向 當 撈 侵 電 視 節 目 「 飛 黃 騰 達 」 (The Apprentice)對 人 民 散 播 「 封 建 的 師 徒 制 度 」 , 提 出 嚴 正 交 涉 。

編 輯 部 向 李 鴻 章 ( 1823- 1901) 查 詢 時 , 李 鴻 章 堅 稱 訪 美 期 間 沒 嚐 過 這 道 菜 : 「 原 來 沒 有 。 ( 那 之 前 呢 ? ) 從 來 都 沒 有 ! ( 香 港 的 廢 老 沉 迷 看 人 解 讀 局 勢 , 你 就 多 說 兩 句 吧 。 ) 我 跟 你 說 , 幹 外 交 的 , 沒 有 籌 碼 , 就 唯 有 胡 說 了 , 這 是 我 們 的 傳 統 。 」

重審山本五十六案 律師結案陳詞形容被告品格無瑕疵

日本戰敗軍人被控於1937-45年侵略中國期間,涉嫌殺戮大量華人的案件,辯方在陰間法院繼續結案陳詞。
代表次被告山本五十六的資深大律師陳詞時表示,太平洋戰爭產生不同政見及情緒,希望法庭不要被政治因素影響裁決。
他又指說,山本五十六無納粹主義背景,形容他是一個品格無瑕疵、有美好將來的人,他的責任是在場維護亞洲的和平和發展,倘若法庭要他灰飛煙滅的裁決將決定他的前途。辯方表示,控方早前指7名軍人是高級官員,不會獲發涉案的武器,可能從其他士兵借取武器殺人。

辯方反駁指,根本沒有拍攝到山本五十六打人,而且看到山本五十六嘗試阻止攻打澳洲的事件發生。

辯方續指,控方形容次被告的衣著為藍色上衣及黑色背心,但這只是控方主觀觀察影片及相片所得,而當年照片為黑白照,並非任何證人的描述。

屍觀點:走出迴圈的勇氣

我們不難發現身邊的人會埋怨自己的命運。

中國不知有幾多文人,都因為自己的懷才不遇,而寫下了許多許多的文學作品。命運,好像是世界所有人的共同信仰。《史記》和希臘神話,都有許多性格決定命運的故事。

今天我們談一下當代的作品。

影《柏鳥小姐的童幻世界》(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改編自蘭森·瑞格斯的小說《怪屋女孩》。異能孤兒為阻,在魔法保護下重覆著既定時空,這種魔法在戲中稱作loop迴圈)。孩子們認清迴圈只是個避難所,要改變被侵犯的命運,就應先衝出這個日復一日的生活狀態。

古人們不容易觀照自己,於是看到生活環境不過是迴圈的人,其實不會有幾多。有更多人背負著家族的資源,必須守祖宗之法。到了現在,許多人錯了一次,還得要再錯兩次、三次,他才會看到自己作為是非;就算看到,要他們認真改變呢,這又十分之難。

人要認真自己的過錯,面對艱難時改正,這是困難,因為就算苦難的困厄,對於怯懦的人來說,其實也是一種安全區。要踏出安全區,其實又談何容易呢。

但倘若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第一步,就是審視自己的性格缺陷和弱點,下定決心改正。踏出一步,改變固有的想法,從自己的宿命之中攻出迴圈。

香港今日的艱難,絕非一日之寒。要重整乾坤,當然要狠下決心,鼓起走出迴圈的勇氣,然後踏出自己走盡了的安全區,放開為前途賭一舖。

後唐莊宗接見伶人  指梁朝勢力一旦維持世人先吃虧

後 唐 莊 宗 李 存 勗 ( 藝 名 「 李 天 下 」 , 885-926) 下 午 在 洛 陽 接 見 愛 國 團 體 「 幫 唐 出 聲 」 , 是 「 夾 河 之 戰 」 後 首 次 接 見 反 梁 朝 的 團 體 , 為 首 伶 人 景 進 和 郭 從 謙 表 示 維 護 中 原 統 一 的 任 務 最 為 重 要 , 伶 人 團 體 會 加 開 嘉 年 華 及 開 辦 新 . 唐 人 禮 樂 大 賽 , 並 選 址 洛 陽 花 神 殿 張 燈 結 綵 。

藝 名 「 李 天 下 」 的 沙 陀 人 李 存 勗 表 示 , 自 己 是 唐 人 苗 裔 皇 室 正 宗 , 梁 朝 禍 國 殃 民 , 必 須 旗 幟 鮮 明 與 梁 朝 竊 國 賊 鬥 爭 , 否 則 一 旦 梁 朝 勢 力 死 灰 復 燃 , 首 先 吃 虧 和 倒 霉 是 世 界 所 有 人 。

李 天 下 又 說 , 在 消 滅 梁 朝 過 程 中 , 難 以 避 免 有 問 題 , 他 又 以 早 前 派 員 插 手 藝 術 批 款 組 織 為 例 子 , 充 份 表 明 洛 陽 政 府 消 滅 梁 朝 勢 力 的 堅 定 決 心 。 後 唐 莊 宗 表 示 梁 朝 氣 數 已 盡 , 支 持 梁 朝 觀 點 「 完 全 錯 誤 」 以 為 梁 朝 還 有 希 望 是 自 欺 欺 人 。 後 唐 莊 宗 與 到 場 伶 人 均 表 示 , 天 下 應 盡 為 李 家 之 城 , 共 創 昇 平 。

屍觀點:爭相解讀中共「放話」的後果

「 為 什 麼 雞 要 過 馬 路 ? 」 是 一 套 長 篇 笑 話 , 講 述 不 同 歷 史 人 物 以 自 身 角 度 , 解 釋 「 雞 過 馬 路 」 的 行 為 。 幽 默 之 處 , 在 於 不 同 人 士 就 單 一 行 逕 過 份 解 讀 。 現 實 中 , 看 著 所 謂 持 份 者 和 意 見 領 䄂 , 為 三 言 兩 語 大 造 文 章 , 我 們 卻 習 以 為 常 , 甚 至 看 得 入 神 。

習 近 平 與 梁 振 英 在 秘 魯 會 面 , 說 了 幾 句 話 , 各 方 爭 相 發 言 。 發 表 意 見 無 不 妥 , 但 要 詮 釋 僅 僅 幾 句 的 官 腔 , 實 在 是 荒 謬 絕 倫 。 例 如 李 慧 琼 「 認 為 」 習 總 是 希 望 港 府 官 員 無 論 是 否 參 選 特 首 , 都 要 做 好 餘 下 任 期 工 作 。 就 這 麼 一 句 廢 話 , 成 了 一 篇 新 聞 。 發 表 類 近 空 話 的 , 還 有 陳 方 安 生 和 涂 謹 申 。

政 客 應 尊 重 自 己 的 話 語 權 , 米 高 峰 拿 過 來 , 就 請 講 些 實 話 , 市 民 的 腦 袋 不 是 垃 圾 崗 , 根 本 不 需 要 你 再 製 造 些 廢 物 塞 進 他 們 的 思 海 ; 再 說 傳 媒 抱 著 獵 奇 的 心 態 發 問 , 難 道 你 就 要 特 意 裝 成 珍 禽 異 獸 嗎 ? 今 日 香 港 政 客 樂 此 不 疲 , 被 人 譏 為 「 政 工 作 者 」 就 絕 對 是 極 為 恰 切 。

如 果 說 解 讀 中 共 放 話 的 唯 一 實 效 , 就 是 幫 助 政 體 神 權 化 , 並 剝 奪 社 會 討 論 實 事 的 空 間 , 為 這 個 無 廉 政 權 塗 脂 抹 粉 。 應 留 意 , 神 明 的 話 才 需 要 解 讀 , 至 於 語 意 不 詳 的 鬼 話 , 不 聽 也 罷 。

羅素勸港人 勿做活家禽

「雞、全部都係雞」,大哲學家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3rd Earl Russell1872-1970OMFRS)在一邊吟唱。

羅素見記者欣賞得十分陶醉,就開始講解:「雞的一生是歸納法的悲劇。所有,我指每一隻家禽都有這種悲劇。」羅素補充:「餵雞的人,會用一個訊號,例如敲木聲,來教雞每天吃飯時間。雞漸漸學懂聽到這樣聲音就會走出雞舍。」

「日子漸久雞漸肥,最後一次的訊號來了,但雞還是跟據歸納法,認為這聲音是食物的保證,於是自己走近屠房被割。」羅素說了,像陶大宇似的掩面。

羅素悲嘆:「人呀,你們是人。一不是雞、二不是豬西,要試試動腦對事物多作分析。」

羅素低首再看人間,不禁又唱起:「雞、全部都係雞、全部都係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