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蓮喪子 陰間名人各有高見

[特稿]
2016年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被《墳場新聞》總編輯以廢票加持之落選人、第五屆特區政府政治酬庸受益人若蓮博士愛子今午命喪擎天半島。陰間名人就此各具意見。
著名投資者曹仁超(1947-2016)表示,自己不是那個施老闆,對凶宅的售價並不感到興趣,經濟本身是有自己的「勢」,一切都是「勢」的問題,但特別指出自己亦反對以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的政策,他直言如果自己讀書時老師用普通話授課的話,自己可能連中學畢業亦有困難。
提出「生涯規劃」的職業管理理論大師舒伯(Donald E. Super,1910-1994)則反駁陽間吳禿局長的「做好生涯規劃就不會導致學生自殺」謬論。他指就算如若蓮這種城府甚深的人與兒子張羅得幾仔細都好,但若無認真與兒女溝通,不給予恰當的愛與認同,小孩亦會因為環境壓力、個人情緒因素而自尋短見。


至於為救學生殉身八仙嶺山火而登仙入聖的周志齊老師(1963-1996)則反駁陽間網上言論。就有網絡名家指若蓮派子親臨探望自殺學生,周志齊老師認為自殺學生並不是十惡不赦,多數不會下地獄;但戕害其他子女的教育官員往往報及兒女,所以兒女往往直落陰曹受苦,所以就算若蓮立心如此,根據陰間既有機制,就不可能達至此效果。

已登仙界的周志齊老師(1963-1996)。

周老師現時正處理新自殺的學童輔導,表示不便接受太長的訪問,他代表三界十方的教育界同人祝福天下師生學子,希望他們多加保重。

颱風應該做甚麼? 基斯杜化李夫:自己決定

[本報法事部特稿]
有陽間報導指陽間澳門有氣象官員在辦公室「養鬼仔」,本報希望特別澄清,在辦公室「養鬼仔」在陰間是非常流行,如果不助養遊魂,野鬼更見無依,如此可憐之極,居然有澳門官員和應。本報希望陽間同事寄出嘉許狀,歌頌澳門氣象部門的助養行為。但本報董事會亦建議陽間亦有不少孤兒待救,陰間不能養陽人,不如陰人全由陰人供養,陽人有能力的話,先行照顧陽人,各安本份。


本報所養傷健亡魂基斯杜化李夫(Christopher Reeve, 1952-2004)在輪椅上亦表示同意董事會建議,希望陽間人士採納。他特別向香港、澳門、美國東岸等即將面對颱風吹襲居民作出以下呼籲:「在颱風期間,就應該留在安全的地方。就算有超人救助,如果一時之間太多人捲進海浪,也不可能全員安全的。何況如果在這些極端天氣之下,要消防員冒險救助,倘若消防員不幸殉職,當你走運留了活命,內心也不會好過。自然的威力可以很大,但人只有一副血肉之軀,請你也令這段生命過得有意義。」他特別強調,英雄不是要事事第一,而是想到別人的苦痛,用自己的能力挽救危難才算是英雄。


基斯杜化李夫特別指:「可能在苦候的時間會很苦悶,於是大家就會想尋樂。其實大家都能夠自己揣摩,做甚麼會令其他人有危險的,那些就不要做。社會是大家的,每個人的生命都應該珍惜。」
至於水鬼是否會找人來作替身?基斯杜化李夫稱這些問題不如由總編輯代答,他只希望大家能夠有一個愉快周末。

傅鐵山:捐錢買酒都應該 勸你磅水為賑災

[天主教地獄通訊社訊]
中共機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有「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之稱的傅鐵山主教(主教銜為自封自聖,1931-2007)表示,用救災善款買紅酒並無不妥。
他祝福九寨溝災民早日重建家園,並藉本報勸導香港市民踴躍捐輸。「天父的愛是沒有差別的。血濃於水,為甚麼你們不稍作犧牲?」記者駁斥,之前揭發了貪官用善款以數萬元一枝的價錢買「拉菲紅酒(Lafite)」,所謂血濃於水是否是指「酒濃於水」。傅鐵山回應:「聖血不也是紅酒嘛,酒也是血,是基督的寶血。你們斟酌甚麼?你們現在的首長在過往都是監察是不設實際的。你不明白不如去問問楊鳴章主教,他明事理,不像你這些挑骨頭的冷血人。你胡說八道!」


傅鐵山向記者指罵:「捐給你的同胞是人道問題!」記者又反問,中國是一個先進國家,為甚麼每次總得要其他政府捐錢,是否無力自行復修。傅鐵山回應指:「我只是個神甫,我只知道甚麼是信仰純正,政治問題你找政府,反正不捐錢就是冷血。你們的首長都說了要捐,你們不捐也得捐。」

2017年8月9日陽間香港新聞截圖。

記者指這似乎不是冷血,是被吸血,香港諸多利益中國的工程都用香港斥資,而收利極微,所謂血濃於水,又從未見中國為這些工程全資結帳。傅鐵山不作回應,一再重申自己只是一個愛國的神職人員,警告記者不要搬外國的套路來胡亂批評中國,被獄卒帶走。

傅鐵山生前屢獲中國領袖接見。

唐露曉:獨立王國梗係作惡

[本報訊]
興德學校醜聞爆發,傳出教師告假後要交付三百元予同事,以資飲食。香港教育司唐露曉(Peter Donohue, 1910-1976)知悉後,到臨本報辦公室之沙盤評論此事。
「這些學校的事我也知悉一二」,曾任英皇佐治五世學校(KGV)校長的唐露曉似有所指:「學校則例是有的。但有沒有督學來巡?巡的時候又看得仔細嗎?這些都是問題的關鍵。一所學校關起門,內面的人不說,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們有幾腐敗。他們就好像一個獨立王國一樣。」
做假帳、寫假文件這些事,在學校是否常見,唐露曉就搖搖頭。「每個時代都有不少品行有虧的人,在我任教育司的年代,有些老師將習作簿給其他老師改,自己付若干錢,然後就去賭馬打麻雀之類。教書不教書的事情,他們就不會花甚麼心機了。」唐露曉更稱,學校管治,亦是問題百出。「一頭牛都有四個乳頭。一間學校要榨出錢的地方當然不止四個。以前書簿、校車所有都可以榨到油水。今日你們有廉政公署對不對?這些路行不通了。但要找錢又有何難?裝修、課外活動,買一兩枝法國號、馬林巴琴都可以有回佣,何愁生財無道?」
但該校的陳校長說逼同工饋贈餅卡是小事,唐露曉回應:「你們喜歡賄賂的人當然是事小。這些人以為甚麼事都能用錢解決,這些才是事大。只可惜這些人有少許權力就要放大使用,用來胡作非為,這般作惡,又沒有人監管,查也查不了,單靠內部告密才能平衡,這些事只會越搞越多。」

東漢絕密秘聞! 鼓樂名家襧衡大踢爆

[本報訊]
五月端陽,龍舟競渡,東漢末年因赤裸搥鼓、辱罵曹操而聞名的鼓樂大師、文學家、名嘴襧衡(173-198)向本報披露一宗鮮為人知的同性戀秘聞。

「人人都在說屈原與楚王,那頂多算是單戀。單戀了一個直男,那麼要自殺殉愛其實也甚為不智,殺了人家也不會愛你呀。屈原應該要活得出色,告訴楚王自己生活得很好才是。」記者問及,屈原被指是愛國才會自殺,為甚麼襧衡另持他說,襧衡指:「人世愛戀的事,你懂條鐵嗎?那些叫比喻,用國家來比喻國君。你們現在那些愛舔痔的文人也用『大大』(編按:陝晉方言中「爸爸」的牙牙語)來比喻匪首呀。」

據悉襧衡是著名的鼓手。他在陰間常言「樂與怒永不死」。

襧衡援引例子說明:「有位丞相向自己的謀士示愛也是用了比喻呀。將自己的謀士和自己的關係說成『花』。那個就是曹!操!」襧衡穿上褲子繼續說:「他直接向荀彧說:『荀彧者,乃吾之子房也!』你知道子房是甚麼嗎?是花朵用來留種籽的地方!用意這麼明白,你們讀了這麼多年三國故事都看不懂?你讀個屁書呀?」記者指,子房明明是張良的表字,如是解釋是曲解;襧衡駁斥:「這是一語雙關,那曹賊是個文人;總愛搞這些、搞那些,何況你們勉強說屈原是同性戀,又何嘗不是曲解?我這個推斷是按他們的真實對話推演出來的,比你們的臆測更有根據。」
襧衡強調:「其實曹操是同性戀這個是不爭的了。但同性戀又怎樣呢?也不過是愛情嘛。為甚麼見到荀彧年老色衰,就要送盒空餅讓他『被自殺』呢?對啦對啦,荀彧也是為情自殺的,你們該多放一天假來紀念這段可歌可悲的戀情。」他公開呼籲曹操勇敢出櫃,還荀彧清白。

端陽常見的鼓。

《射鵰》熱潮重現? 鄺佐輝:香港拍得好睇啲

[本報訊]

2015年患病離世的資深演員鄺佐輝先生(1956-2015)接受本報訪問,分析武俠小說劇集熱潮。

他曾經先後演出尹志平與馬鈺兩個金庸筆下的全真教道長角色,被問及喜歡演哪一個,他指:「咪又係演戲,其實我仲有做過施琅、文泰來、歸辛樹、慧輪、丹青生,監制中意用到,就會一直都有得演,我猜你也不記得這麼多。其實每個角色只要盡心演、演得唯肖唯妙、觀眾喜愛的,就都是好角色。我無話特別中意做咩角色。」鄺佐輝從影三十七年,在死後更加捐出器官、並作為大體老師遺愛人間。

鄺佐輝在90年代的《笑傲江湖》飾演「梅莊四友」的丹青生一角。

至於為甚麼香港人這麼熱愛武俠小說劇集,鄺佐輝認為:「也不是每一套金庸先生筆下小說他們都喜歡呀。無幾多個香港人中意睇《白馬嘯西風》、《越女劍》;八十年代拍過之後,好像都無人重拍。《射鵰》、《神鵰》故事好看,而且快意恩仇,當然人人中意。」記者認為,鬼國大陸拍攝的新版《射鵰英雄傳》節奏甚慢,不及香港拍攝的兩套好看,鄺佐輝笑說:「兩地文化不同,生活習慣又唔一樣,對於娛樂的需求當然唔同。香港每十分鐘左右就要去一次廣告,如果十分鐘都仲未畀觀眾睇到情節衝突,就唔會有人睇落去,李添勝的劇係啱香港人口味好多的。就好似我同張智霖拍果套《射鵰》咁,如果馬鈺教郭靖內功教成十五分鐘,我諗全香港的觀眾都會轉台唔睇啦。」

鄺佐輝沒有批評大陸劇集,只是說:「睇劇都係娛樂,大家放工返到屋企,睇劇都係要放鬆的。不過如果一套劇無咩娛樂成份,咁觀眾就會覺得浪費時間。至於有無教育意義?未必人人都想做郭靖要背負家國恩仇,但係如果真係有個咁的英雄,大家想象的世界一樣都係開開心心。」

鄺佐輝早在1983年劉德華飾演楊過的《神鵰俠侶》中,飾演尹志平一角。

鄺佐輝特別提醒本報讀者:「少食高脂肪食物、適當調節生活壓力,身體就會健康。健康最重要,唔係就賺到錢都無得使。」

 

鬼國胃癌數字超英趕美 專訪納粹醫生門格勒

[本報訊]

在地獄研究所服刑的「死亡天使」約瑟夫·門格勒(Josef Mengele,1911-1979)接受本報訪問。他率先問及總編胃痛病情,並表示自己有氰化物可以供總編享用,並指總編享用以後可以超脫苦難。

陽間鬼國報章表示,現時鬼國有近68萬胃癌新症,門格勒醫生認為:「這不出奇,鬼國的人總是貪婪大食,又每天抽許多許多的菸,會有胃癌一點也不稀奇。」

門格勒又指:「這些和你們的習慣有關係。你們愛吃油炸的東西,而且愛用地溝油來炸,當然會惹癌來。其實我也不太明白,你們為甚麼要吃這麼多致癌物?是不是人體實驗?還是為了預防生化武器?我想不通。」

不少鬼國食物可以移作地獄刑具。上圖為示意圖。

記者問及,香港人亦有不少像總編一樣長期受著胃痛困擾的病人,他笑指自己為求減刑,亦有廣為義診:「我知呀個個都係青年新症,你老總?佢係中年複診啦。中年又大壓力,還要食無定時,當然會有胃病。吃新鮮的水果蔬菜、吸取足夠的維他命C就可以改善問題,你們在香港做記者的就是這麼沒常識嗎?」

門格勒指:「吃得健康些,別再吃太刺激的食物,就會長命些,還得做點運動,你天天困在辦公室,不病也熬出病來。」

達文西:攞你命三千 搞假嘢畫展

[本報訊]
總編輯應約到素食店與著名藝術家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午膳。達文西表示,自己熱愛素食,表明「唔食小動物、內心就踏實」的信仰。

他乘總編輯吃咖哩雞炒飯時介紹,近日陽間香港的博物館正展出羅浮宮的藝術品。被問及其名畫原本有否展出,他指:「國寶黎架,成日畀人睇真跡的嗎?」記者反問,中國的國寶熊貓和退役金牌運動員亦常常露面,為何國寶要收藏。達文西笑稱:「國寶都有分貴賤,獨有又罕有、奇珍異寶就不會常常露於人前;仰拾皆是的,可以複製的,當然就長期供大眾『欣賞』啦。」

他向總編輯反映,自己的名字叫「達文西」,希望總編輯所屬城市的同胞不要再錯呼「文西」以為是讚美他:「我是達文西,至於台灣那個陳姓時事評論員叫『文茜』,用你們的廣東話就讀『聞善』音,不要亂讀一通。我們做發明、做藝術、做研究都要事事求真,不要亂講;做真事做實事,不能以假亂真,若不然這個社會就只會騙子橫行,希望人人都能以此為鑑,那你的內心,就更加踏實。」

記者問羅浮宮展出的是真品還是複製品,他指:「當然是真的複製品。老實說,又有幾多個遊客,欣賞藝術的能力是真的呢?仲有我啲設計圖,你地睇完都唔識做出黎,展黎做乜?貪好睇?」

圖為達文西名作《St. John the Baptist》。

 

省港旗兵點收科? 李君夏:源頭堵截快好多

[本報訊]

葉繼歡(1961-2017)病死後,本報聯絡皇家香港警務處處長李君夏(1937-2017)評論香港治安問題。

李君夏直言:「香港人守法易治,所謂治安問題,其實都不是甚麼問題的。相較當年,你們今天有甚麼問題?」李君夏表示:「後生,你細個果時都有悍匪架,家陣香港仲邊度有人會真槍實彈打劫呀?」

李君夏並無等記者追問,直接講:「八十年代初的大陸,鄧小平要改革開放,中國越南打完仗,大陸就大手裁軍,所謂裁軍,咪即係擴大失業大軍,香港食好住好著好,唔落黎香港食大茶飯仲可以去邊?況且當時響大陸買軍火都唔係咩難事,你地睇新聞紙都見,張子強、葉繼歡可以響大陸準備好多炸藥落黎都得,咁社會一定有治安問題架。」

「香港係寶,一座寶山咁多的寶,物華街幾多金舖?」李君夏繼續說。記者問,為甚麼今日彌敦道上金舖林立,但悍匪卻不比從前的多,李君夏笑說:「你打劫完金舖都買唔到樓啦傻仔。今日香港一樣有從大陸走私來的槍械,之前響九龍啟德,近來我睇你地都有報,響將軍澳嘛,其實一樣有『潛在危險』架,軍火供應國無變,問題依然有架。不過關鍵因素唔同左。」

記者大惑不解,李君夏笑稱:「1982年中英談判,咁中國唔通直接派兵黎騷擾你香港咩?淨係供應軍火畀失業軍人,就夠玩殘你個社會,令到香港政治有管治危機啦!成個八十年代我地就算改善裝備都唔夠啲賊攞AK-47黎架,個個有家爺仔乸要養,蓋國旗都唔能咁蓋咁多。後來唯有同中國政府再談判,所以先收斂返啲。」

被問及今日警隊形象惡劣,李君夏嘆息:「害群之馬幾時都有,今日社會反常咁安定,無人覺得警察係除暴安良,反而覺得警察係欺壓市民、為虎作倀,咁都係時勢呀。再講,個社會人人識玩制度、呢班武夫唔係用呢啲你地眼中野蠻的手法又可以點,係好多衰人架啦,而且今日搶你錢的,未必係大賊添啦。不過都係安定好、你見人人都話太平架,唔通個社會人人提心吊膽好咩?」

記者指,不少人在示威中被警察追打、甚或因為網上言論被捕,面對無路可訴的暴力、所謂太平,其實一樣是提心吊膽,而且這些驚惶更是無可宣泄,李處長只見其一,未見全局,恐怕有欠公平。李君夏笑答:「阿SIR做事使唔使你教?得你同你老闆覺之嘛,其他人好安樂呀。咪唱衰香港呀!」

葉繼歡病死獄中 張子強高呼:「無天理」

[突發]
「無天理呀!無天理呀!」編輯部外有一把中國籍男子的聲音高聲呼冤。此男子身高五呎餘,原來是綽號「大富豪」的張子強(1955-1998)。

「老總,你要幫我地!你要幫我地!」張子強難掩哀傷,向本報陳情指:「我見你地報紙佬辦事不力,咪攞張相去畀閻王拉人囉!我地要人落黎幫手插龍蝦呀!要個畫少女漫畫的阿歡黎做咩?認錯人呀!認錯人呀!我地要阿英!唔係要阿歡呀!」
張子強痛哭失聲,一反常態,編輯部拿出十億冥鈔現金他亦不為所動。「劫我未打過咩?我要公道呀!閻王話我賣到龍蝦串燒我先可以還陽減刑!我睇你地報紙先知阿英原來插龍蝦插到咁巴閉!我地以前以為佢淨係識呃人同埋賣豪宅!點知佢識咁多嘢!又識貪污又盛!咪諗住叫佢落黎幫手!點解捉錯人……點解……點解……」
哀聲連連,但死者已矣,保安部問張子強是否願意接受專訪,他點頭稱另日再談,現時他需要前往迎接新死的葉繼歡(1961-2017),之後會再行造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