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書唔還? 乾隆:無恥厚顏

[本報訊]
乾隆皇帝文治武功,希望名垂千古,於是問計於紀昀。紀昀認為,不少藏書是孤本,如果乾隆皇帝是徵書而非借書抄錄的話,就無人願意貢獻典藏。乾隆應允紀昀所奏,於是編成《四庫全書》。
他認為:「朕是一國之君,當然是『無信不立』,諺云: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所以借書必須還,還要對物主心存感激。莫說天子應當如此,鄉里小民亦當如此。失信於人,就不會再有人信你!」
「借了不還,和搶了別人的東西有何區別?做人不能厚顏無恥。」乾隆皇帝正色批評,他更直斥:「別人藏書多是心頭所好!你自己心愛之物能否長寄於他人之處?還有!還書約定了甚麼地方就不能隨便改!別人還要費時間來招呼你?」
記者勸乾隆息怒,他說:「朕就是這樣漢子!朕就是這樣率性!」

親滌溺器黃庭堅:世界一直很需要抽水馬桶

[本報訊]

有陽間香港律師在垃場新聞撰文支持其中一名雄性所謂特首候選人,並稱「現在很需要一個喇沙仔」,就此,二十四孝中「親滌溺器」的主角黃庭堅(1045-1105)再臨《墳場新聞》採訪室,表達反對意見。

為官顯貴的黃庭堅一直堅持親自為母親清洗便器,被後世稱為孝子,但他指,當他發現了人間世有抽水馬桶之後,就覺得這件事是十分愚笨。他認為:「只要條件改變了,那麼誰個都可以享受到乾淨整潔的廁所,根本不在一人兩人是否為父母清潔。」

「同一道理」,黃庭堅緊接著說:「一個社會不是要某個人,而是一個有效的制度、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如果單靠一個良相、一個明君,只要換一換壞人上場,你們就得要吃大虧了。與其要一個甚麼仔,不如要一個運作良好的抽水馬桶。」

就近日陽間香港學生在口語考試之中不懂解釋「親滌溺器」四字,甚至不懂「戲彩娛親」的故事,黃庭堅就輕歎一聲:「真是百姓日用而不知呀!你們連那個富豪的兒子也裝不懂從事、裝是孩童般嬉玩;無半分長進,還不是『戲彩娛親』嗎?裝成嬰孩兒童的智力來說話的香港人不少呀!至於『親滌溺器』,既然是講孝子,難道這個『親』字又和『戲彩娛親』的親字一樣嗎?『親滌溺器』不是父母洗便器,是親自洗滌便器,這些簡單的中文都不懂,就該乖乖的聽老師講解、乖乖的多讀書,僥倖是不可能考中的!」

圓周日還有批鬥? 專訪數學家蒲丰

[本報訊]

地府清潔運動周正批鬥法國著名數學家蒲丰(Georges-Louis Leclerc, Comte de Buffon, 1707-1788)。

案情表示,蒲丰瘋狂地在地上投針,阻礙其他陰魂行走,影響其他亡魂;閻王打算在批鬥蒲丰之後將蒲丰移送到第九層針雨地獄,好使蒲丰適得其所。蒲丰辯稱,自己投針乃為計算圓周率,並指只要在特定的間距之間投若干次數短於間距的針,就可以推算到圓周率。蒲丰更指,他這個做法在陽間仍然有人進行,堅持自己被判入地獄是冤枉。

他獻計建議如何懲罰來港隨地拉屎的蹲國人以博求換取減刑。他指:「只要給他們一些渠蓋,令他們在蓋上拉出短於渠縫的大便,拉出N次的大便,觀察大便與渠蓋相交的次數,再計算他們的概率。如果算不出圓周率來就判監、判到算到為止,那麼就沒有人敢在大都會的街上拉屎了。」

據悉閻王聽罷只有笑了笑,並斥責蒲丰建議污染香港水質,著令加刑。閻王指,今日已經可以利用電腦輔助這種計算,根本不用找幾個活人來獻世和獻臭,雖然圓周率的確有用,但蒲丰並非首創,只是製造了一條新的數學問題給世界,這並非減刑考慮,故以影響環境清潔為由,繼續批鬥。

程昱:我係一個備份佬 並無呃人地老母

[本報訊]

曹魏安鄉侯程昱(141-220)表示,自己並沒有用計賺得徐庶。

他自稱仿寫徐母手寫,謹為備份。「我的初衷不是要賺錢耶,你不要誣蔑我。我依照徐庶母親的書信手啟仿寫臨摹,只不過希望她的文字可以有一份備份,成為日後人們欣賞的材料。沒有我的備份,你們誰個會知道徐庶母親懂寫字?你們不感激我,反而過橋抽板,是不是人?」程昱表示準備寫千字文自白苦況。

Continue Reading

末路梁匪提出「一帶一路印尼奬學金」  印尼總統蘇哈托表示極力歡迎

[本報駐耶加達記者18日電]
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Suharto,1921-2008)評論陽間香港的施政報告有關「一帶一路印尼獎學金」的措施,表示極力歡迎。

蘇哈托指,共產黨無惡不作,搜刮國民財富不遺餘力,現在斂聚了那麼多不義之財,用於投資教育亦算是善舉。他代表印尼歡迎香港人到該國留學,他指:「印尼的日惹大學、萬隆理工學院都是舉世知名的大學,相較你們政要常常入讀的菲律賓所謂大學來得貨真價實。不妨入讀,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安排一個大學學位課程給你們好學的教育局局長。」

Continue Reading

布魯勒:諱疾忌醫太無知 精神病應早求醫

[墳場健康資訊版]
德國精神病學權威布魯勒(Paul Eugen Bleuler,1857-1939)評論近日香港所謂特首選舉,認為香港應該加強長者精神病治療的資源投放。
至於「如何叫你會引致幻聽」,布魯勒直言:「一個壓力太大的婦女,丈夫和兒子都囚在一烏煙瘴氣的城市;工作時聽到幻聽是不出奇的。而且她無端說上帝叫她做這做那,這是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的初期病徵。」布魯勒指,在大城市生活,更加須時刻關注精神健康。而他更指出,精神病非常普遍,只要及時治療,康復者可以重投社會工作;但他亦體諒,指該名瘦削婦人經常恩蔭手下的垃圾官員,必定承受極大壓力,有機會患上精神病亦甚為合理。


布魯勒亦提醒:「如果聽到別人被讚許而痛哭,這是抑鬱症的先兆。可能是因為喪偶和經常處理一些泯滅天良的工作,自己冒著非常大的壓力,這也應該去看醫生。其實,這些病都可以用藥物壓抑病發。」布魯勒補充,這闊面婦人曾無端公開稱自己成為其他人的跑道,可見其孤單之極,久旱壓抑和社交障礙,亦可能會是抑鬱症的肇端。
布魯勒特別提醒,負責照顧以上兩人的親友如果發現兩人有自殘或傷人傾向的話,應該及早將她們送院接受看管,及早治療。他更笑稱,香港是他見過最敬老的都會,所以不應在長者精神病治癒上計較錙銖。

梅津美治郎:日本侵華係驚喜 迫人道歉太卑鄙

[本報訊]
梅津美治郎(うめづよしじろう,1882-1949 )罕有地接受本報獨家訪問。
就日軍攻打蘆溝橋,日本帝國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舉例回應表示,「犬兒曾在沒有預早通知下邀約自己吃飯,原來是跟我慶祝生日,讓我驚喜,容許我以此比喻,日軍進入蘆溝橋和扶立自治政府管治中國,是給予中國人驚喜。」
就常有華人團體發動仇日示威,梅津美治郎打趣的說:「你們中國人不是說『死者為大』的嗎?為甚麼你們還打算和你們討厭的韓國人在日本皇軍的屍骸上挖錢?渲染仇恨?還要兌換軍票?」

被問是否與江澤民不和 喬石:沒有這回事

[本報訊]
所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1924-2015)在如廁後見記者,被問及有傳他與江澤民不和,以及會否支持對方接任地府官職,喬石說沒有這回事,否則江澤民也不會捱過亞視詛咒。

另外,喬石被問到如果兩名司長辭職會否令陽間特區偽政府成為跛腳鴨,或因為梁匪振英不競逐連任,陽間特區偽政府推行政策不會有包袱。喬石回應說現屆政府施政理念較強,不只推動短期工作,即使振英同志不競逐連任,施政報告與財政預算案的工作與往年完全一樣,都是複製和貼上,除有短期措施,亦會就中期及長期工作作規劃。今年的施政報告也一樣,照抄去年的就可以,所以依然會看到推動經濟發展、改善民生等。

至於支持誰人任新一屆所謂「特首」,喬石表示「中立」。但喬石指,及時處理某梁姓同志,使其落馬以防香港出現「文革復辟」是正確的措施,在香港不搞群眾鬥群眾式的文革「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崔太敏:燈神有時係老千 墳總通靈先係堅

[本報訊]

第八十八屆地獄靈媒交流會在酆都城鬼門關前四里召開。與會的「永生教」教主、大韓著名靈媒崔太敏(최도원,1912-1994)懺悔完畢,明認本報總編輯為「通靈第一」之後,獲准接受訪問。

崔太敏向記者重申:「巫術、通靈,用於干政,就會被判入地獄。」並問及自己為何不照顧女兒崔順實,卻使女兒與總統朴瑾惠同受責難,崔太敏指:「我這些是虛質,他們搞的是實質的瀆職和勾結,我只是鬼,怎能阻止他們。」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