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太敏:燈神有時係老千 墳總通靈先係堅

[本報訊]

第八十八屆地獄靈媒交流會在酆都城鬼門關前四里召開。與會的「永生教」教主、大韓著名靈媒崔太敏(최도원,1912-1994)懺悔完畢,明認本報總編輯為「通靈第一」之後,獲准接受訪問。

崔太敏向記者重申:「巫術、通靈,用於干政,就會被判入地獄。」並問及自己為何不照顧女兒崔順實,卻使女兒與總統朴瑾惠同受責難,崔太敏指:「我這些是虛質,他們搞的是實質的瀆職和勾結,我只是鬼,怎能阻止他們。」Continue Reading

鄭夢周:內奸勾結韃子 國民賣妻賣子


[本報訊]
有「東海學士」美名的朝鮮理學家鄭夢周(정몽주,1337-1392)向本報記者表示,朝鮮國內問題,乃因為勾結北方政權所致。
鄭夢周解釋:「我國北接大明、大元,奸相李仁任勾結大元韃子,送童男童女布帛金銀,我國民不聊生。國王派老朽出使應天(編按:即今日南京),大明體察我國,准許我國三年一貢,由貢馬千匹改為貢馬五十,如此我國可以休養生息。」
鄭夢周又指:「我國沒有軍事實力長期和北方政權對抗,唯有暫作藩屬,用北方政權的曆法,假如北方政權不干擾我國內政,而年年大量賞賜,我國就有太平日子。假如北方政權像韃子一樣,今日苛索、明日苛索,取馬奪金掠銀殺人的話,我國國人就自然窮困,最尾就是賣妻賣子。」
朝鮮當時國內有親元親明之爭,鄭夢周簡單道破問題:「如果你親近的政權貪污行暴,又事事干擾,你親近他們,就是你做人的奴隸;但如果那些只不過叨個名來裝門面的,其實就沒有甚麼所謂,這是現實政治,非常顯淺容易。」
記者質疑,這是明朝的「一國兩制」,鄭夢周反駁:「一國兩制是騙局,藩屬制度是天仙局,是我們收北方政權的錢;你們的那種一個兩制,是被北方政權使你們的錢,這個明顯不一樣。」

菲總統立場忽傾支那 辛海棉睇淡

[天國亞洲通訊社特稿]
菲律賓總統杜特耳突近日訪華,表示願以和平方法解決南海爭議,辛海棉樞機(Jaime Cardinal Sin , 1928 – 2005)表示失望,「我認為總統先生對於中國太多遐想了。」
辛海棉樞機曾與趙紫陽見面,要求釋放在華被囚的天主教神甫,卻不得要領,樞機認為,中國大陸共產黨連開明派也是如此,專權派更加是橫蠻不義。
辛海棉樞機生前致力促成中梵建交,但功敗垂成,樞機表示,「只要中國稍有不如意,或是利益不夠,他們就搬出『干涉中國內政』作為藉口,諸多留難。梵中建交是消除了國與國之間的仇恨,但計菲律賓的利益呢?如果菲律賓要和中國公平談判,當然是要有強大的後盾支援。」
「中國古話有一句叫『齊大非偶』,就是提醒那些要攀附別人的弱者小心,不要以為別人強大就巴結,對嗎?忽然傾向親華,疏遠一直援助我們的美國,這是不可理喻的。兩邊平衡,從中找出空間生存才是正確的道路。」
至於杜特耳突下令即場殺戮毒販及癮君子的政策,辛海棉樞機並沒有回答,只是劃下十字聖號,眼帶淚光,哀悼其同胞之際顯得無可奈何。
辛海棉樞機特意聯同龔品梅樞機為總編輯辦告解,在總編輯告明自己詛咒大量香港官員後,赦免總編輯咒罵之罪;並以耶穌掃聖殿的故事告誡總編輯,「隻身得罪權威,連耶穌也不能倖免,終歸要冤枉判死,閣下要有心理準備。」
(資料由客戶提供)

獨家! 熊貓佳佳專訪

[墳場獨家]
今日新亡的熊貓佳佳(1978-2016 )接受本報獨家專訪。
「多謝香港!多謝黨!You make me a happy panda!」佳佳清楚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她指自己來港不久,就被特快編配免租住房,而自己亦不愁衣食,每日有專人侍候。佳佳認為,香港人在各界社工協助下,積極回饋中國,表現大愛和包容,更提供住屋優惠,恰如其份地完成殖民地的任務。
佳佳毫不吝嗇,分享自己的高壽秘訣:「就是做好生涯規劃:來香港、白食、白住、不工作,累了就睡、醒了就吃,不要擔心交房租、更不要還學費,還有,千萬不要坐車坐船趕上班,然後就可以長壽。」
佳佳指,中國來港的都是貴賓,所以獲派住房和坐享香港的資源是天經地義的。佳佳自己在香港不需要工作,亦未曾學懂上廁,只會在飯後隨地便溺,她指:「這是隨性!你們不明白的。我們都有這種美德!你們就是拘謹。」
被問及蠶食香港,佳佳並不認同,她指:「我們中國的,來了是支援你們,你們得要感恩唄!好像早前有個肥懷,他胖得像頭熊貓似的,來港是打救你們的學校,沒這些人,你們的老師,該得下崗對不對?」
今日佳佳是被決定安樂死的,佳佳表示:「唉,不少同胞認為來了香港,住得狹窄吃得差、每天只能吃午餐肉,生活過得很艱難,千萬不要氣餒;其實我每天又何嚐被迫吃素?如果你也覺得生活不好,不要老是想回鄉,和我一起,試試安樂死,又是另一番滋味。」

葛飾北齋:香港民風太純樸 冷感太過無得惡

[本報訊]

日本名畫家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一臉沮喪向本報記者訴苦:「這些畫太難賣給你們中華的亡魂了。」

葛飾手持《章魚與海女圖》(見附圖一),內描繪章魚吸吮婦女下陰的景象,但葛飾卻指:「你們中國人,看到這些都不覺得好奇和開心的!很奇怪!」他指,近日見陽間香港廣傳學生舔足圖,以為是機會兜售自己的畫作,以圖可以再度大賣,怎料卻仍然是無人問津。

dream_of_the_fishermans_wife_hokusai
附圖一:《章魚與海女圖》

「香港人民風太純樸了。看到衣衫整齊的學生舔腳反而有興趣。但是看到裸女用章魚撩陰蒂呢?卻不為所動。」葛飾表示,自己看過許多陽間香港電影,包括《小姐誘心》和《鴨王》,這些電影僅僅用對白表示主角的陽具巨大和拍攝隔著褲的口交,但觀眾居然看到樂此不疲,葛飾表示難以明瞭。

154854808485041
香港電影《小姐誘心》劇照(網絡截圖)

「莫非是性冷感?」葛飾如是猜想,記者也沒有答案。葛飾北齋向記者表示,曾知道中國皇帝明穆宗曾經因為陽具全日勃起而表示不能上朝,自己心實仰慕,但在地府遇見明穆宗,用自己的名畫刺激明穆宗亦無有反應,表示十分氣餒,懷疑中國人是不是全部都是病夫,無法有正常功能。他深感日本的國運無法昌隆,大概是十三億華人對直接的性愛場面沒有反應,只對比喻暗示和隔靴搔癢有反應。

katsushika_hokusai_-_fukujuso

記者聞言,強調自己並非中國人,僅屬香港人,葛飾笑道:「那些看到學生舔舔腳就會怪叫的那種人嗎?」

photo532583650331764141-2
名作《北齋漫畫》(部份)

 

 

鍾繇:造筆要純正 唔係做乜勁

[本報訊]

穎川鍾氏郡望、漢末曹魏的大書法家、太傅鍾繇(151-230)在陰間試唱新歌,希望挑戰本報總編輯的直播。

他高歌「筆、蘋果、菠蘿、筆」,並指自己的音樂已臻化境、達古通今。但他對歌詞卻有別開生面的獨到見解。

「有諸內,必形諸外。工藝都是Inside的,懂嗎?不是匈奴語『硬塞』。造毛筆要講究,我曾命家丁捉鼠用鼠毛造筆,只是鼠毛蕪雜的話,筆就失去彈性,寫出來的字就不夠剛勁。」鍾繇聽說,家丁後人南遷後,亦有捉鼠造筆此習性。

後世作畫用山馬毛筆,取其剛度與回彈力度,鍾繇聽了,十分感嘆:「認真研究,精益求精;就必定不會勉強取蘋果充作筆、拿菠蘿移作管城。造筆的就專心先學製筆、少作游思,自然有成。」

鍾繇告誡世人:「舔墨尚且有益,舔足呢⋯⋯這些閨房情趣,恐怕不宜登大雅之堂。」

聽從老細實無錯? 李九我先生:老細多數耍九我

[特稿]
辭職一百二十次的明朝萬曆年間首輔李廷機(九我先生,1542-1616 )向記者表示,為人主者輕佻驕傲,就會欺侮大臣。
萬曆皇帝與廷臣鬥氣不肯立儲,而不肯面見朝臣。萬曆荒怠之後,國事紛繁,內閣面對萬曆三大征、礦稅等政治危機,僅能見招拆招。
李九我先生面對諫官瘋狂評擊,執意去朝還鄉,告老辭官,但萬曆將奏摺束之高閣,最終李九我先生冒險犯法私逃棄官。
記者問李九我對萬曆之評論,他以向留京之傳教士所學之英夷語回應:「You are always following your boss. Your boss play 9 you, you just stand there. No luck. 」直言自己被君主戲弄,怒不可言。
至於政事荒廢,李九我先生有獨到的看法。「婆溺剔不是玩具,不能反口覆舌,朝鮮、西北兵火漫天,不能說充耳不聞就充耳不聞,再說,更不能欺侮玩弄大臣,要顧全國家體面,一切事有禮法規矩,不能私了。」李九我先生補充,倘若個個執政都有私家門路,國家事事都可請請託託的話,那個國家必然敗亡。

20110408115221953_8628

品客用黎葬老細 化灰都裝先實際

[本報訊]
本報訪問品客薯片設計師鮑爾博士(Dr. Fred Baur,1918-2008)。他指做人處世不能只屈從於上司指示。
對於有指品客曾經與新界鄉紳探討割讓土地,鮑爾博士堅稱,品客只是一間薯片公司,並無牽涉在香港的政治之中。至於坊間盛傳品客將會接管香港,鮑爾博士並無正面回答,僅指:「品客是偉大企業,人人都喜歡他,雖然有些人批評品客縮水,但縮水還縮水,品客不會笠水。你們中國人愛說『笠笠皆辛苦』是不是?品客不會。」
鮑爾博士死後部分骨灰裝於品客薯片筒,他指,「這有助保鮮,你們也可以試試。」

中史書沒告訴你的事實!唐太宗有活絡油?

[特稿]

唐太宗活絡油、唐太宗膏在歷史上真的存在嗎?
不。只是商人招徠的其中一種命名方法,與歷史並不相關。但高妙在找來常演貴婦的梁舜燕,端正地持油講賣,加上在熱門時段重複播放,令大家都以為人人「周時都用佢」。原理就像大笨象不會跳舞、狐狸也不會打筋斗一樣,這些都是哄你的招徠技倆。

在唐史中並無記述任何唐太宗習醫的記載或傳說,反而我們找到爛腳皇帝趙光義。

宋太宗趙光義(939-997)向本報編輯表示:「要舒筋活絡?防風、羌活、杜仲、炮附子嘛,不信朕得信我請來的王懷隱,他和其他醫者編了部《太平聖惠方》。當中收了不少藥方。」

皇帝會否兼擅歧黃?宋太宗認為:「不會的。一個開國皇帝多數要南征北戰,要顧及的事情有許多。做了皇帝以後寫藥方的,就算寫到,諫官也不會放過你。調和百官、理順國策不在話下,不可能甚麼都管,時間有限,當皇帝不能侵了其他官的職責。就算小如一個知縣,他也不應該說自己睡夢中也想管到百姓住房的問題,因為自有主事的人,講這些話不是奸,就是假。比如一個皇帝說自己會做活絡油,恐怕是他太閒、或是他是個昏君,沒好好管好自己的國家,算上愧對子民。」

至於該幾味藥,宋太宗指自己亦打算製成藥油出售,以打發時間:「我覺痛,周時都用佢。無介紹錯架。我諗住賣萬七支,第一批出住四千先,同閻王摸左底,墳總有冇興趣包銷一啲?最多唔寫響會議記錄。如果日後陰間仲有選舉,你都有機會做票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