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應該做甚麼? 基斯杜化李夫:自己決定

[本報法事部特稿]
有陽間報導指陽間澳門有氣象官員在辦公室「養鬼仔」,本報希望特別澄清,在辦公室「養鬼仔」在陰間是非常流行,如果不助養遊魂,野鬼更見無依,如此可憐之極,居然有澳門官員和應。本報希望陽間同事寄出嘉許狀,歌頌澳門氣象部門的助養行為。但本報董事會亦建議陽間亦有不少孤兒待救,陰間不能養陽人,不如陰人全由陰人供養,陽人有能力的話,先行照顧陽人,各安本份。


本報所養傷健亡魂基斯杜化李夫(Christopher Reeve, 1952-2004)在輪椅上亦表示同意董事會建議,希望陽間人士採納。他特別向香港、澳門、美國東岸等即將面對颱風吹襲居民作出以下呼籲:「在颱風期間,就應該留在安全的地方。就算有超人救助,如果一時之間太多人捲進海浪,也不可能全員安全的。何況如果在這些極端天氣之下,要消防員冒險救助,倘若消防員不幸殉職,當你走運留了活命,內心也不會好過。自然的威力可以很大,但人只有一副血肉之軀,請你也令這段生命過得有意義。」他特別強調,英雄不是要事事第一,而是想到別人的苦痛,用自己的能力挽救危難才算是英雄。


基斯杜化李夫特別指:「可能在苦候的時間會很苦悶,於是大家就會想尋樂。其實大家都能夠自己揣摩,做甚麼會令其他人有危險的,那些就不要做。社會是大家的,每個人的生命都應該珍惜。」
至於水鬼是否會找人來作替身?基斯杜化李夫稱這些問題不如由總編輯代答,他只希望大家能夠有一個愉快周末。

傅鐵山:捐錢買酒都應該 勸你磅水為賑災

[天主教地獄通訊社訊]
中共機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有「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之稱的傅鐵山主教(主教銜為自封自聖,1931-2007)表示,用救災善款買紅酒並無不妥。
他祝福九寨溝災民早日重建家園,並藉本報勸導香港市民踴躍捐輸。「天父的愛是沒有差別的。血濃於水,為甚麼你們不稍作犧牲?」記者駁斥,之前揭發了貪官用善款以數萬元一枝的價錢買「拉菲紅酒(Lafite)」,所謂血濃於水是否是指「酒濃於水」。傅鐵山回應:「聖血不也是紅酒嘛,酒也是血,是基督的寶血。你們斟酌甚麼?你們現在的首長在過往都是監察是不設實際的。你不明白不如去問問楊鳴章主教,他明事理,不像你這些挑骨頭的冷血人。你胡說八道!」


傅鐵山向記者指罵:「捐給你的同胞是人道問題!」記者又反問,中國是一個先進國家,為甚麼每次總得要其他政府捐錢,是否無力自行復修。傅鐵山回應指:「我只是個神甫,我只知道甚麼是信仰純正,政治問題你找政府,反正不捐錢就是冷血。你們的首長都說了要捐,你們不捐也得捐。」

2017年8月9日陽間香港新聞截圖。

記者指這似乎不是冷血,是被吸血,香港諸多利益中國的工程都用香港斥資,而收利極微,所謂血濃於水,又從未見中國為這些工程全資結帳。傅鐵山不作回應,一再重申自己只是一個愛國的神職人員,警告記者不要搬外國的套路來胡亂批評中國,被獄卒帶走。

傅鐵山生前屢獲中國領袖接見。

東漢絕密秘聞! 鼓樂名家襧衡大踢爆

[本報訊]
五月端陽,龍舟競渡,東漢末年因赤裸搥鼓、辱罵曹操而聞名的鼓樂大師、文學家、名嘴襧衡(173-198)向本報披露一宗鮮為人知的同性戀秘聞。

「人人都在說屈原與楚王,那頂多算是單戀。單戀了一個直男,那麼要自殺殉愛其實也甚為不智,殺了人家也不會愛你呀。屈原應該要活得出色,告訴楚王自己生活得很好才是。」記者問及,屈原被指是愛國才會自殺,為甚麼襧衡另持他說,襧衡指:「人世愛戀的事,你懂條鐵嗎?那些叫比喻,用國家來比喻國君。你們現在那些愛舔痔的文人也用『大大』(編按:陝晉方言中「爸爸」的牙牙語)來比喻匪首呀。」

據悉襧衡是著名的鼓手。他在陰間常言「樂與怒永不死」。

襧衡援引例子說明:「有位丞相向自己的謀士示愛也是用了比喻呀。將自己的謀士和自己的關係說成『花』。那個就是曹!操!」襧衡穿上褲子繼續說:「他直接向荀彧說:『荀彧者,乃吾之子房也!』你知道子房是甚麼嗎?是花朵用來留種籽的地方!用意這麼明白,你們讀了這麼多年三國故事都看不懂?你讀個屁書呀?」記者指,子房明明是張良的表字,如是解釋是曲解;襧衡駁斥:「這是一語雙關,那曹賊是個文人;總愛搞這些、搞那些,何況你們勉強說屈原是同性戀,又何嘗不是曲解?我這個推斷是按他們的真實對話推演出來的,比你們的臆測更有根據。」
襧衡強調:「其實曹操是同性戀這個是不爭的了。但同性戀又怎樣呢?也不過是愛情嘛。為甚麼見到荀彧年老色衰,就要送盒空餅讓他『被自殺』呢?對啦對啦,荀彧也是為情自殺的,你們該多放一天假來紀念這段可歌可悲的戀情。」他公開呼籲曹操勇敢出櫃,還荀彧清白。

端陽常見的鼓。

鬼國胃癌數字超英趕美 專訪納粹醫生門格勒

[本報訊]

在地獄研究所服刑的「死亡天使」約瑟夫·門格勒(Josef Mengele,1911-1979)接受本報訪問。他率先問及總編胃痛病情,並表示自己有氰化物可以供總編享用,並指總編享用以後可以超脫苦難。

陽間鬼國報章表示,現時鬼國有近68萬胃癌新症,門格勒醫生認為:「這不出奇,鬼國的人總是貪婪大食,又每天抽許多許多的菸,會有胃癌一點也不稀奇。」

門格勒又指:「這些和你們的習慣有關係。你們愛吃油炸的東西,而且愛用地溝油來炸,當然會惹癌來。其實我也不太明白,你們為甚麼要吃這麼多致癌物?是不是人體實驗?還是為了預防生化武器?我想不通。」

不少鬼國食物可以移作地獄刑具。上圖為示意圖。

記者問及,香港人亦有不少像總編一樣長期受著胃痛困擾的病人,他笑指自己為求減刑,亦有廣為義診:「我知呀個個都係青年新症,你老總?佢係中年複診啦。中年又大壓力,還要食無定時,當然會有胃病。吃新鮮的水果蔬菜、吸取足夠的維他命C就可以改善問題,你們在香港做記者的就是這麼沒常識嗎?」

門格勒指:「吃得健康些,別再吃太刺激的食物,就會長命些,還得做點運動,你天天困在辦公室,不病也熬出病來。」

紀信:撞樣可以替死 不要只想到自己

[本報訊]

近日網絡盛傳兩位高級官員與陽間前政務司司長的相貌類近的拼圖,就此,本報專訪秦末漢初的功臣紀信(?-204B.C.)。

據悉紀信曾在項羽包圍劉邦時,扮成劉邦替死,令劉邦脫險,被揭發後項羽燒死紀信。而紀信亦因此名留青史,被漢朝稱為「功臣」,後來小說家更將此橋段套入「楊家將」故事,以楊大郎與宋太宗貌似而在金沙灘替死,歌頌楊家忠義。紀信向本報記者表示:「如果你的樣子和君主相似,當然可以做這些事,所以君主怎會擔心甚麼要自己獨個和百姓談天?找個和自己長相相似的到民間走走,連從扈都不用帶。」記者質疑這些只顧僱主生命不理自己生死的行為是自甘為奴,紀信聞言後大怒,反斥:「夷家你收聲,偉大就要一些人甘心犧牲!你只是個書生,你識條鐵咩?你不甘心還不是要做奴隸?」

至於對該兩位官員,紀信建議:「你們要準備隨時替死,這就有可能名留青史。你們是幸運兒,就算你庸碌一生,也總會有人想起你的臉。」他指,平凡不是問題,只要你夠膽就一樣會成功。

「不要怕犧牲,你要記住,你的君主要你死之後,你就算不想死都得要死,那不如替死,可能還留得個美名,這樣算來比較化算。」紀信總結自己為官之道,託本報告誡該兩名官員,「記住隨時去替死,不要只想到自己。」

孫權:借嘢唔還衰到透 死後百年有遺臭

[本報訊]

吳大帝孫權(182-252)就近日陽間的借書風波向本報記者表示,自己對借債不還的無賴最為痛恨。

他表示,自己權借荊州南郡予劉備容身,但是當他派出諸葛瑾去討還荊州之時,劉備故意作弄,又說要相約在特定地方交還,又強說孫權沒有回覆劉備,「朕未曾見過如此無賴之人。」

孫權認為,守約最為關鍵,「所謂皇叔,應是有頭有面的君子,結果都是無賴,又推說是我錯,這些人壞入心,幸虧千年之後,有靈媒代朕主持公道,撕破此等偽君子之嘴臉。這些是不誠實的卑鄙小人!他的子民一定好難受!」

記者問到孫權,其兄長孫策向袁術借兵馬之後有沒有交還軍士,他指這些事要記者自己聯絡孫策,「我與孫策不同,他是哥哥、我是弟弟」,又辯稱自己只是執行者,不是決策者、更強調自己未有在袁術陣營擔任要職,一生都奉獻給東吳,是故不宜評論。

圓周日還有批鬥? 專訪數學家蒲丰

[本報訊]

地府清潔運動周正批鬥法國著名數學家蒲丰(Georges-Louis Leclerc, Comte de Buffon, 1707-1788)。

案情表示,蒲丰瘋狂地在地上投針,阻礙其他陰魂行走,影響其他亡魂;閻王打算在批鬥蒲丰之後將蒲丰移送到第九層針雨地獄,好使蒲丰適得其所。蒲丰辯稱,自己投針乃為計算圓周率,並指只要在特定的間距之間投若干次數短於間距的針,就可以推算到圓周率。蒲丰更指,他這個做法在陽間仍然有人進行,堅持自己被判入地獄是冤枉。

他獻計建議如何懲罰來港隨地拉屎的蹲國人以博求換取減刑。他指:「只要給他們一些渠蓋,令他們在蓋上拉出短於渠縫的大便,拉出N次的大便,觀察大便與渠蓋相交的次數,再計算他們的概率。如果算不出圓周率來就判監、判到算到為止,那麼就沒有人敢在大都會的街上拉屎了。」

據悉閻王聽罷只有笑了笑,並斥責蒲丰建議污染香港水質,著令加刑。閻王指,今日已經可以利用電腦輔助這種計算,根本不用找幾個活人來獻世和獻臭,雖然圓周率的確有用,但蒲丰並非首創,只是製造了一條新的數學問題給世界,這並非減刑考慮,故以影響環境清潔為由,繼續批鬥。

借耶穌響朵? 教皇額我略九世:送你去異端裁判所

[本報訊]
就近日有妄稱上帝指示而到林村擲寶牒的前官員發言,教皇額我略九世在祝福《墳場新聞》讀者後重申,信仰異端的所謂教徒,應在宗教裁判所受審,然後服刑。
教皇指,他留意到香港有聲稱擁有基督信仰周姓立法會議員昨日到車公廟參拜,他痛斥這些是基督徒中的渣滓,欺世盜名,用信仰上帝的名堂招搖撞騙,令人誤以為只有卑鄙賤人才會信仰上主。他重申,天國接收更悔改和誠實的義人,世人不要受這些騙徒蒙蔽。教皇強調,在生活中實踐基督才是基督徒,口稱信主,卻施行詐騙的只會在地獄留位受苦。
教皇被記者問及火燒活人會否做成污染,他反問:「留這些害人的活口難道是環保嗎?」

假乞兒害到亡國 楚昭王:從政要先知先覺

[本報訊]
楚昭王熊珍(?-489B.C.)發表新春文告後,接受本報記者訪問。
楚昭王指,陽間香港前官員助長行乞有機會招致亡國,他稱,楚國大臣伍子胥被追殺後,曾逃至鄰國吳吹簫乞食,然後結識吳王,到最尾發兵反攻楚國,攻破郢都。
楚昭王慨嘆:「有手有腳能行能走的,還去行乞,會有真的嗎?在富庶安樂的環境中,人人安居樂業,自知自愛,還要淪為乞丐嗎?從政的不知不覺,不辨真假,國破家亡,指日可待。」他更指:「自己國民安樂為先,自己國內人人有恆產、有家室,誰會管你錢怎樣花,只嘆年輕的人只坐個位置都沒有,為官的卻施捨外人,怎麼不會離心離德?」
楚昭王話鋒一轉,笑指南蠻做雞有很多方法,祝所有讀者豬籠入水,事事如意。

末路梁匪提出「一帶一路印尼奬學金」  印尼總統蘇哈托表示極力歡迎

[本報駐耶加達記者18日電]
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Suharto,1921-2008)評論陽間香港的施政報告有關「一帶一路印尼獎學金」的措施,表示極力歡迎。

蘇哈托指,共產黨無惡不作,搜刮國民財富不遺餘力,現在斂聚了那麼多不義之財,用於投資教育亦算是善舉。他代表印尼歡迎香港人到該國留學,他指:「印尼的日惹大學、萬隆理工學院都是舉世知名的大學,相較你們政要常常入讀的菲律賓所謂大學來得貨真價實。不妨入讀,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安排一個大學學位課程給你們好學的教育局局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