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耶穌響朵? 教皇額我略九世:送你去異端裁判所

[本報訊]
就近日有妄稱上帝指示而到林村擲寶牒的前官員發言,教皇額我略九世在祝福《墳場新聞》讀者後重申,信仰異端的所謂教徒,應在宗教裁判所受審,然後服刑。
教皇指,他留意到香港有聲稱擁有基督信仰周姓立法會議員昨日到車公廟參拜,他痛斥這些是基督徒中的渣滓,欺世盜名,用信仰上帝的名堂招搖撞騙,令人誤以為只有卑鄙賤人才會信仰上主。他重申,天國接收更悔改和誠實的義人,世人不要受這些騙徒蒙蔽。教皇強調,在生活中實踐基督才是基督徒,口稱信主,卻施行詐騙的只會在地獄留位受苦。
教皇被記者問及火燒活人會否做成污染,他反問:「留這些害人的活口難道是環保嗎?」

假乞兒害到亡國 楚昭王:從政要先知先覺

[本報訊]
楚昭王熊珍(?-489B.C.)發表新春文告後,接受本報記者訪問。
楚昭王指,陽間香港前官員助長行乞有機會招致亡國,他稱,楚國大臣伍子胥被追殺後,曾逃至鄰國吳吹簫乞食,然後結識吳王,到最尾發兵反攻楚國,攻破郢都。
楚昭王慨嘆:「有手有腳能行能走的,還去行乞,會有真的嗎?在富庶安樂的環境中,人人安居樂業,自知自愛,還要淪為乞丐嗎?從政的不知不覺,不辨真假,國破家亡,指日可待。」他更指:「自己國民安樂為先,自己國內人人有恆產、有家室,誰會管你錢怎樣花,只嘆年輕的人只坐個位置都沒有,為官的卻施捨外人,怎麼不會離心離德?」
楚昭王話鋒一轉,笑指南蠻做雞有很多方法,祝所有讀者豬籠入水,事事如意。

末路梁匪提出「一帶一路印尼奬學金」  印尼總統蘇哈托表示極力歡迎

[本報駐耶加達記者18日電]
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Suharto,1921-2008)評論陽間香港的施政報告有關「一帶一路印尼獎學金」的措施,表示極力歡迎。

蘇哈托指,共產黨無惡不作,搜刮國民財富不遺餘力,現在斂聚了那麼多不義之財,用於投資教育亦算是善舉。他代表印尼歡迎香港人到該國留學,他指:「印尼的日惹大學、萬隆理工學院都是舉世知名的大學,相較你們政要常常入讀的菲律賓所謂大學來得貨真價實。不妨入讀,如果你們需要,我可以安排一個大學學位課程給你們好學的教育局局長。」

Continue Reading

崔太敏:燈神有時係老千 墳總通靈先係堅

[本報訊]

第八十八屆地獄靈媒交流會在酆都城鬼門關前四里召開。與會的「永生教」教主、大韓著名靈媒崔太敏(최도원,1912-1994)懺悔完畢,明認本報總編輯為「通靈第一」之後,獲准接受訪問。

崔太敏向記者重申:「巫術、通靈,用於干政,就會被判入地獄。」並問及自己為何不照顧女兒崔順實,卻使女兒與總統朴瑾惠同受責難,崔太敏指:「我這些是虛質,他們搞的是實質的瀆職和勾結,我只是鬼,怎能阻止他們。」Continue Reading

鄭夢周:內奸勾結韃子 國民賣妻賣子


[本報訊]
有「東海學士」美名的朝鮮理學家鄭夢周(정몽주,1337-1392)向本報記者表示,朝鮮國內問題,乃因為勾結北方政權所致。
鄭夢周解釋:「我國北接大明、大元,奸相李仁任勾結大元韃子,送童男童女布帛金銀,我國民不聊生。國王派老朽出使應天(編按:即今日南京),大明體察我國,准許我國三年一貢,由貢馬千匹改為貢馬五十,如此我國可以休養生息。」
鄭夢周又指:「我國沒有軍事實力長期和北方政權對抗,唯有暫作藩屬,用北方政權的曆法,假如北方政權不干擾我國內政,而年年大量賞賜,我國就有太平日子。假如北方政權像韃子一樣,今日苛索、明日苛索,取馬奪金掠銀殺人的話,我國國人就自然窮困,最尾就是賣妻賣子。」
朝鮮當時國內有親元親明之爭,鄭夢周簡單道破問題:「如果你親近的政權貪污行暴,又事事干擾,你親近他們,就是你做人的奴隸;但如果那些只不過叨個名來裝門面的,其實就沒有甚麼所謂,這是現實政治,非常顯淺容易。」
記者質疑,這是明朝的「一國兩制」,鄭夢周反駁:「一國兩制是騙局,藩屬制度是天仙局,是我們收北方政權的錢;你們的那種一個兩制,是被北方政權使你們的錢,這個明顯不一樣。」

葛飾北齋:香港民風太純樸 冷感太過無得惡

[本報訊]

日本名畫家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一臉沮喪向本報記者訴苦:「這些畫太難賣給你們中華的亡魂了。」

葛飾手持《章魚與海女圖》(見附圖一),內描繪章魚吸吮婦女下陰的景象,但葛飾卻指:「你們中國人,看到這些都不覺得好奇和開心的!很奇怪!」他指,近日見陽間香港廣傳學生舔足圖,以為是機會兜售自己的畫作,以圖可以再度大賣,怎料卻仍然是無人問津。

dream_of_the_fishermans_wife_hokusai
附圖一:《章魚與海女圖》

「香港人民風太純樸了。看到衣衫整齊的學生舔腳反而有興趣。但是看到裸女用章魚撩陰蒂呢?卻不為所動。」葛飾表示,自己看過許多陽間香港電影,包括《小姐誘心》和《鴨王》,這些電影僅僅用對白表示主角的陽具巨大和拍攝隔著褲的口交,但觀眾居然看到樂此不疲,葛飾表示難以明瞭。

154854808485041
香港電影《小姐誘心》劇照(網絡截圖)

「莫非是性冷感?」葛飾如是猜想,記者也沒有答案。葛飾北齋向記者表示,曾知道中國皇帝明穆宗曾經因為陽具全日勃起而表示不能上朝,自己心實仰慕,但在地府遇見明穆宗,用自己的名畫刺激明穆宗亦無有反應,表示十分氣餒,懷疑中國人是不是全部都是病夫,無法有正常功能。他深感日本的國運無法昌隆,大概是十三億華人對直接的性愛場面沒有反應,只對比喻暗示和隔靴搔癢有反應。

katsushika_hokusai_-_fukujuso

記者聞言,強調自己並非中國人,僅屬香港人,葛飾笑道:「那些看到學生舔舔腳就會怪叫的那種人嗎?」

photo532583650331764141-2
名作《北齋漫畫》(部份)

 

 

聽從老細實無錯? 李九我先生:老細多數耍九我

[特稿]
辭職一百二十次的明朝萬曆年間首輔李廷機(九我先生,1542-1616 )向記者表示,為人主者輕佻驕傲,就會欺侮大臣。
萬曆皇帝與廷臣鬥氣不肯立儲,而不肯面見朝臣。萬曆荒怠之後,國事紛繁,內閣面對萬曆三大征、礦稅等政治危機,僅能見招拆招。
李九我先生面對諫官瘋狂評擊,執意去朝還鄉,告老辭官,但萬曆將奏摺束之高閣,最終李九我先生冒險犯法私逃棄官。
記者問李九我對萬曆之評論,他以向留京之傳教士所學之英夷語回應:「You are always following your boss. Your boss play 9 you, you just stand there. No luck. 」直言自己被君主戲弄,怒不可言。
至於政事荒廢,李九我先生有獨到的看法。「婆溺剔不是玩具,不能反口覆舌,朝鮮、西北兵火漫天,不能說充耳不聞就充耳不聞,再說,更不能欺侮玩弄大臣,要顧全國家體面,一切事有禮法規矩,不能私了。」李九我先生補充,倘若個個執政都有私家門路,國家事事都可請請託託的話,那個國家必然敗亡。

20110408115221953_8628

獨家:前公安部長認證! 陶駟駒:何君堯也是愛國的

[ 墳場獨家 ]

匪區公安部長陶駟駒(1935-2016)接受本報訪問,講明「何君堯也是愛國的」。

被問及何是否社團人士,陶駟駒答:「慈善社團不是社團嗎?慈善社團也有愛國的。你問這麼多做甚麼?香港的社團當然是愛國的,何君堯律師也是愛國的。」反問記者問底詢根,是否需要派社團人士護送記者出境。

記者追問何君堯義工團恐嚇周永勤事件,陶駟駒答:「對於任何組織、任何社團,他要搞犯罪活動、搞殺人、放火、搶劫,這我們都堅決反對的……但是他也有改過從善的,他有辦好事的。」記者追問此是否「好事」,陶則答了半句:「對何君……」

「反正他是愛國的。律師也有愛國的。」陶駟駒不及講完,獄卒已按奈不住近距離發射高壓水砲。

bc6a3675606614c6f3c813f81b4da23a.jpg

七月七日長生殿 唐玄宗:當我一個夜遊杜拜如何過

[本報訊]

表示曾前往黑衣大食的唐玄宗李隆基(685-762)接受本報訪問。記者尚未開言,唐玄宗已經搶先高呼:「我試過獨個凌晨,逛過了異國邊界,怎麼不算狠。」

他自稱在馬嵬坡賜死楊貴妃後,自己慘成「獨人」。而他亦指「其實獨人一個無開心」,所以他前赴世界各地尋找太真妃的亡魂。他指每到七夕都會想到長生殿中自己與太真妃的耳鬢斯磨。

年年七夕,鵲橋高架,織女牛郎在銀河兩岸終得相逢,重逢溫馨,倍更甜蜜,但唐玄宗李隆基則在755年賜死楊妃後,年年形單隻影,所以走遍天涯海角以圖補贖,十年前更前往亞剌伯尋找,可惜只能找到在地上的彎月,但始終未能尋到心底所愛。李隆基低泣輕唱:「與我最愛時光中傾訴、大家心中有分數、時間中起舞。」

 

被問及楊貴妃原是李隆基兒媳,他們這段誠為孽戀,李隆基反駁:「這是真愛!也中國風俗!你這些南蠻人士不懂情愛!就不要亂說!不要又繼續又繼續又繼續又繼續亂講!」

唐玄宗見記者摳耳朵,質問:「你聾定我聾?我就是王者。只是這一千年,成了失戀的王者。」言罷又大哭一頓。

記者打開錦囊,抛下廿四字真言「誰是誰非,誰笑誰悲、自有玄機;唯有自己、能與自己,直到荼蘼」予李隆基,撫肩安慰後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