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布鞋

在還未看到日出前,我想起舊時。

那些日子特別喜歡這叫「白飯魚」的布鞋,因為穿它的日子就是體育堂的上課日,白布鞋跑跑跳跳,在草上奔馳,那些才叫童年嘛。

見得那時穿破布鞋都沒甚麼痛心,反正在惠康、在街邊不消幾個錢就能買回這種快樂的換領券,當時好像沒那麼珍惜「布鞋」這東西。反正人人都是穿白布鞋上小學的體育課,無論貧富,都用這份簡陋找到甜美的童年。

當然,我和這城內的許多你和我一樣,忘了白布鞋許多年了。出來辦事以後,扁平足的影響越來越明顯,於是也大概和所有的布鞋緣盡了。其實在學校,也沒幾家孩子會穿這「不健康」的鞋子了,何況今日的白布鞋已經不能偷偷不吃早餐、不買小食部儲錢而輕易買到了,不如直接買一雙球鞋划算。不過話分兩頭,今日的孩童的球鞋也沒幾多真的用上球場、用來做運動的,更多的是用來競富炫耀。是呀,現在做小孩,童年的快樂倒不像我們那時便宜了。

近來有朋友問起做孝子的裝束,我說還不是白衫白褲白鞋好了嘛,於是,又忽爾找起這雙鞋來,我還應允了替他找一雙白布鞋來。但走進商場,有些鞋店我未到門口,就大概猜到裏面不可能有白布鞋了。如是一間、兩間、三間,我在迷茫之中,再也找不到那小時候的鞋店;到尾我還是乘了程車到舊區逛逛。最後,在陳舊的角落之中,用三十五元找到那仿同隔世的回憶。

當然,沒幾多孝子會像小學生般那麼愛這雙即用即棄的白布鞋,白布鞋,像許多二十世紀的舊物一樣,漸漸在人們的人生舞台淡出。

屍觀點:政府應全面檢視精神科醫療政策

[青永屍]

一個理想的社會,應該是「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就是病者得到適當的照顧。但在香港,顯然這是天方夜譚。
根據2015年的《醫管局精神科護士問卷調查報告》顯示,香港平均精神科病房病床佔用率已經高達85%,其中精神科日間醫院/復康中心的病床佔用率更已高達98%,顯見香港醫療系統對於精神科病人治理的服務已是飽和。而精神科護士人手更是明顯的不足。本文建議政府積極投放資源解決相關問題。

詳見:https://www.jmhf.org/upload_files/journal/46/44.pdf

香港精神科病人的數目隨著人口的增長、生活壓力的龐大及全球化等等的競爭激烈化增加。2017年的資料顯示,單計思覺失調人口已經達18萬;而顯見精神病者數字只會越見增加。為此,政府應該積極正視相關問題,加強資助非政治組織開設復康中心、中途宿舍、庇護工場;提高獎學金吸引學生入讀護士學系,增加相關人手培訓。
當然,關注精神病者的醫療壓力議題上,增建醫院亦是不容迴避的急務。此舉亦可同時解決香港的醫療壓力。今日的香港,在醫療政策上,增加人手的培訓、醫護人員數目、醫療器材與醫院病床數目刻不容緩。政府不能只靜候非政府組織或是私人企業營辦醫院,反而應該肩負治理香港的本份,在所謂發展新市鎮的同時,將增建醫院放在第一要務。
然而,政府面對精神科病人數目增加的事實,應該在教育、共融的層面做更多。今日香港對於精神病者的歧視及社會的共融條件仍然非常薄弱,往往復康者在社區較難獲得悉切的照顧,政府坐擁盈餘千億,除了用來起大白象之外,何不想想受苦的大眾?為何不善用資源,讓病者得所治療、讓復康者得所照顧,好好共建一個共融美好的社區?

彭真:人大等如法術

[特稿]
鬼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彭真(1902-1997)聽聞鬼國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某珠聲言「人大等如法律」甚感不滿,予以強烈譴責。

被自己「同志」批鬥的彭真。

彭真指:「只有黨的旨意才是原則。但法律終歸法律。對於黨,人大是法術,隨時可變,因時制宜、因事制宜、因利而變的。」又指罵「不懂就來北京深造,別丟人。」
彭真又指:「香港問題嘛,早有定論,你譚甚麼是香港人,那輪到你發言。一定是聽外交部的、聽黨中央的,要緊抓黨的教導!你們這些胡說八道,別有用心。要不得,該寫悔過書反省反省。」

所謂中共「八老」的彭真生前一直主力所謂法律工作。

高端港人辯論法

和健吾講起,如果隨著別人的喜怒而寫作,恐怕就永遠不會再有文章寫成。因為香港人的那些「怒」是不可理喻的,動不動就說「你枉為人師」、「你堂堂一個著名唱片騎師」,就如何如何,仿佛吃頓飯也犯了彌天大罪似。其實這些是犯了不當前設的人身攻擊。

Continue Reading

米芝蓮之友? 愛德華米芝蓮: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

[特稿]
米芝蓮創辦人之一,法國工程家愛德華米芝蓮(Édouard Michelin,1859-1940)到達本報辦公室接受訪問。
他指,自己創辦米芝蓮輪胎公司並不是想要人「節能」,所以根本不會出現「想節能、輪胎能」這些笑話,車子每日四處開動,才會有需要時時更換輪胎,所以他和弟弟就想到,自己的公司要寫一本旅遊指南,介紹景點名勝,好等大眾駕車前遊。

「你要旅遊,就要交通工具;就算你夠不夠四十歲,出門都要依賴交通工具,於是就必然要用上輪胎。這叫引申需求。我們的生意是這樣做的。」愛德華米芝蓮如是說。「起初,指南和網上版的《墳場新聞》一樣,都是無私、偉大而免費的,但後來我發現人們不珍惜免費的偉大資訊,所以我覺得要收他們的錢。」
至於是否真的有「米芝蓮之友」?愛德華稱:「我都死了很久,現在大概可以和總編輯你做朋友。但那些玩潑墨的天才藝人,應該是和食材公司簽了合約,才能夠如此浪費食物罷?哈哈。如果我的繼任人想到用這種方法賺錢也不錯!我可以當你一秒朋友,但要談交心聯手?不了。謝謝。」
有說米芝蓮是「死亡之吻」,當餐廳被紅色米芝蓮指南評星之後,就會慘被加租,愛德華連忙呼冤:「我們寫是介紹你們吃好東西。不是教你們趕絕食肆的。我從沒有叫人加租加價,你們自己城內的商人如狼似虎,是你們自己無良,不懂愛惜自己城市的寶物,不能怪責我們有品味。」

扶乩調味做廚神? 占士甸:反叛才算是做人

[本報訊]
保時捷引擎聲劃破編輯部辦公室的寧靜,著名影星占士甸(James Dean﹐1931-1955)親臨本報接受訪問。
「你看到我有煞車。這車的煞車系統根本沒有壞。」占士甸用這個年輕一輩聽不懂的小趣事打開話匣。「人生短暫。規矩是要來打破的。人家用慣了慢慢灑調味料,那你們的那個明星改用『邪靈附身』潑墨式的下調味料,這算打破規矩。」他表示自己也看到本報轉發的謝霆鋒灑醬的片段,並評論「雖然怪誕,但亦非無可觀,只不過略嫌表現太過平庸,如果下次能夠倒吊再做、甚至用水槍射出調味料,可能更好。」
占士甸被問及這些怪人怪事是否是造作太過,他笑笑說:「平平凡凡你們就不會看、不會反思。就是一點造作才有美。每日如常,那是為了生活,但嘗試不同,就是為了突破創新。創新當然有成功、有失敗,有好看的、也有醜的。根本不要介意別人怎樣做。活著就有夢,當你今天就要死,那麼你就會不斷嘗試追尋突破中的美。」
記者質疑,所謂的「不斷突破」是否令藝術、工藝變得浮淺,占士甸卻不認同:「那你們這些觀眾也有責任,總要學懂欣賞工藝、學懂欣賞真功夫、學懂分辨甚麼是美好,那麼美好的就會繼續長存;只要會思考,人總是自然懂分美醜好壞。」

龐茲專訪:一帶一路不是騙局

[本報訊]
地獄深處的著名「商人」龐茲(Charles Ponzi,1882-1949)力證,鬼國近年推出的一帶一路是千真萬確、不可多得的致富良機,香港企業可以放心參加。
他指:「『一帶一路』不是層壓式老鼠會!他可以永續經營,只要參與的國家夠多就可以!」龐茲指,鬼國的影響力增大,以他的理解,鬼國隨時可以分裂其他國家,所以國家數目只增不減,所以「一帶一路」計劃潛力不可估量。


龐茲又指:「第一間公司集資,然後去第二個市場,再集資,派錢給第一間公司;如是一路走遍所有國家,這起碼可以走四五十次,你看多完美。」他對於一帶一路計劃表示讚嘆,指自己過往的生意只是個人規模,從未想過「國家級」的生意可以如此完美。
龐茲總結,「我當年被捕,是因為我沒有軍事力量支援,做我們這一行的,如果你同時有槍有炮,誰敢向你討帳呢?」他認為鬼國推行的「一帶一路」一定成功,並指出越早參與「下線」越多,「分紅」越多。他更指陽間香港綽號「戇Q仔」的著名智者亦成為「水晶級」會員,如果企業早些參與「一帶一路」傳銷會,必能共享榮耀。希望總編輯可以邀請他的筆友,地產中介東主施先生一同參與。
記者訪問完畢後,致電閻王府,獄卒以「散播謠言罪」以簡易治罪條例加刑,押走龐茲。龐茲臨行大叫:「鬼國不會騙你們的!信我!鬼共最不會講大話!」

國際愛滋病日專訪:香港勇士Mike Sinclair

[特稿]
「希望社會各界支持愛滋病患者。黑暗之中的生活、被受歧視的人生不好過。」香港首位自願公開愛滋病人身份、在生前積極以自己病例教育公眾的Mike Sinclair(1952-1995)先生接受本報訪問,重申了他生前的遺願。
在二十二年後的今日,社會雖然對愛滋病的認識略增,但是不幸染上愛滋病的病友依然備受歧視。社會依然存在恐懼愛滋病的心結。Mike反而安慰記者:「因為這種病始終給人的印象都是一種不治之症,就算今日有治好的曙光,但許多人都是對愛滋病不太認識。而且生病時遇上併發症的機會也很大。又不如這樣說,誰不會怕死呢?所以也難怪因為不認識、不明白,恐懼而產生歧視的。」


「只是想想,如果你的朋友病了,那他們最希望遇到的是甚麼?我猜是『如常』。人總會害怕失去,怕失去能力、失去朋友、失去親人;染病本身已經是苦困,如果因為染病令自己失去朋友、失去親人,你猜這條路會有多難走?」Mike語重深長的說。「何況誰想染病呢?但人生之中,總難免遇上不幸的。但如果幸福的人都能懷著愛心,想念不幸的人,我相信更多人可以堅持對抗病困。」
Mike特別藉本次訪問提醒社會各界,除了消除歧視之外,正確預防措施也是非常必要,謹記安全性行為、不要共用針筒。Mike笑著對記者說:「預防總勝於治療,我的健康就在我的手中,關懷身邊人」。

黃仁宇:歷史環環相扣,哪有雞毛蒜皮

[本報訊]

黃仁宇教授(Ray Huang, 1918 -2000)接受本報訪問,反駁陽間現任中文大學文學院院長梁元生教授。
「他是晚清史學者?」黃教授向記者查問,「那他算是狹隘了。現代人研究歷史已經懂從多角度探討,例如從氣候去研究蒙古帝國的擴張、從糧食進出口研究明朝的人口變化,一般人口中的小事,往往是研究歷史的重要資料。」事實上,《萬曆十五年》一書甚至將皇帝賜大學士申時行紙扇等小事都援引,引證晚明的政治環境,令讀者更全面理解晚明情況。
記者說明,梁元生並無指香港的「六七暴動」是雞毛蒜皮,他只是問了記者在六七年,記者幾多歲。黃教授笑稱:「那是他身邊的官說的?作為一個學者、還當上院長了,連少少捍衛真相與學術常識的勇氣也沒有嗎?再說,大部分歷史誰也沒法親歷,難道你要活在唐朝才可以教學生甚麼叫貞觀之治嗎?」
黃教授建議,「如果這些基本入門的工夫都搞錯,不如重讀一個學士學位,了解一下甚麼是歷史。作為一個歷史學者,應知道「歷史」就是指人類社會過去的事件和行動,以及對這些事件行為有系統的記錄、詮釋和研究。」
記者感謝黃教授接受訪問,他笑道自己與總編輯交情匪淺,叫他「Ray」就可以,並指自己接受訪問「講明真相很有意義,當然不是馬騮戲。無成本,又可以講嘢,點解唔講。」

臨別黃教授特別祝福本報蒸蒸日上。

轉運真唔真? 各界先人 意見紛紜

[墳場特稿]
就近日陽間香港有「法師」聲稱以「性交轉運」誘騙婦女性交,香港網絡界即熱烈討論「性交轉運」之真偽。普遍意見認為「性交轉運」並無實據,本報就此訪問各界先人。
武則天(624-705)表示,性交的確可以帶來好運,她指:「朕感業寺中幸遇聖上,聖上不棄,巫山之後,得以還俗,又得坐聖上治國,終登大位。若非身懷龍種,恐無如此彩數。」她直言與貴人性交為自己帶來一世的榮華富貴。

但漢高祖的愛妃戚夫人(?-前194)持相反意見,她指性交會帶來惡運,她表示:「妾與先帝相好,怎料呂氏見妒,斬妾手手腳腳;趙王如意,乃先帝血裔,但為妾帶來惡運。所謂『轉運』之說,實屬無稽。」戚夫人因呂后見妒,慘被斬成人彘,所以她哀嘆性交帶來惡運。


人稱「血腥瑪莉」的瑪麗一世(Mary I of England, 1516-1558)表示頗為認同戚夫人的說法,她指:「孤王嫁後,國內新教逆賊四起;又兩次食詐糊,這些情情愛愛,帶來我英國的不幸、帶來我自己的不幸。」

瑪麗一世認為自己治下的英國動亂與自己的私生活無關,但與私生活所影響的運程有關。

著名外交家范雎(?-前225)別有洞見,他直指:「運氣是個屁?實力才是關鍵、智慧才是決勝之道。性交轉運是硬膠呀,遠交轉運才是正道呀!想通了遠交近攻,就統一天下,行一個萬世名流的好運!這些是實力!」

范雎利用遠交近攻的建議,使秦國先與齊、楚交往,然後在無人阻撓的環境下攻打韓、魏,為秦國一統奠定基礎。他向本報表示,「遠交」政策轉變國運。

而唐代宰相劉晏(718-780)同時指直斥性交轉運的無稽,他指:「轉運即是你們今日說的物流。性交能做到轉運嗎?只有陸路、水路能做到轉運,本官設立鹽鐵轉運使,鹽鐵轉運影響國家命運,這些是真;性交轉運都不知搬甚運甚,根本不知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