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弼時爵士:法例要清楚 犯法有後果

[本報訊]

為慶祝陽間香港第五屆政府群賢畢集,用人為材,本報總編輯特意前往雪廠街高唱廣東名曲《十一哥》助慶。但慶祝活動驚動陰間,首席按察司羅弼時爵士(The Honourable Sir Denys Roberts, 1923-2013)途經詢問究竟,得悉原由後,表示政府確是深慶得人,能夠湊得道德水平相若的人士填滿空缺。

資料來源:《壹周刊》2014年7月3日,鍵連:http://hk.next.nextmedia.com/article/1269/17307909

總編輯向羅弼時爵士展示候任湯姓行政會議成員的提問(見附圖),爵士徐徐解答:「那是你們華人的民間說法,香港法例第200章123、124有講及的,就是『A man who has unlawful sexual intercourse with a girl under the age of 13 shall be guilty of an offence and shall be liable on conviction on indictment to imprisonment for life.(任何男子與一名年齡在13歲以下的女童非法性交,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終身監禁。)』,而124是講任何男子與一名年齡在16歲以下的女童非法性交,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5年。」

爵士稱:「這些都是嚴重罪行,犯法會有後果。大律師應該要熟知,不懂就應該查閱文獻。」他更指,保護兒童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希望新屆政府繼續就此多加努力。

羅弼時爵士笑指總編輯高唱《十一哥》情感澎湃,可公開演唱。總編亦答允農曆七月十四為亡魂義唱。

突發:蘇東坡慘被拒諸餐廳門外

[突發新聞組]

東坡居士蘇軾(1037-1101)在電氣道岳王廟外哭訴,要求總編輯向閻王稟告,跪求公道。

「是一個女人趕走我的。」東坡先生哭訴。「她那兒明明是放下『剩食』就可以換到一頓午餐!我是想食附近酒店烘多了的批才來的!我帶了四頭田鼠去!活的!又沒過期!居然被拒!」

在油街附近酒店賣剩送到「盛食當灶」的餅食。

東坡先生指,乃在陽間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於油街新辦的「盛食當灶」計劃中被拒入席,他在陰間版《墳場新聞》得悉人間世有免費午餐,特意上身在一老翁的身上赴會。但據悉,負責人表示自己不煮老鼠,所謂「剩食」亦須合理,她指:「若牽一隻狗來算『剩食』,豈不極為過份,我們都有自己的規矩」。是故負責人認為自己勸走田鼠老人,亦不為過。再者,赴「盛食當灶」享用午膳,須先行預約,帶田鼠闖門恕不招待。

東坡先生辯稱,自己在中國大陸一直有烹煮田鼠的習慣,早在北宋年間,自己已經是煮剩食的輿論領袖,而鄰人所送的田鼠亦成為名菜「東坡肉」,自己只求向該女子「平等分享」。認為該女子歧視大陸地區的飲食文化。

岳王爺表示,油街「盛食當灶」位於地表,地府法律並不適用,除非該單位向地府發展,否則閻王將不受理相關案件。岳王爺亦奉勸南來「貴客」宜入境問禁,遵守當地規矩,不應將自己生活習慣強加他人生活之上、否則會留下野蠻無禮的壞印象。

據悉,電氣道街市賣相不佳的鮮果亦會在此處被烘為果乾。

《射鵰》熱潮重現? 鄺佐輝:香港拍得好睇啲

[本報訊]

2015年患病離世的資深演員鄺佐輝先生(1956-2015)接受本報訪問,分析武俠小說劇集熱潮。

他曾經先後演出尹志平與馬鈺兩個金庸筆下的全真教道長角色,被問及喜歡演哪一個,他指:「咪又係演戲,其實我仲有做過施琅、文泰來、歸辛樹、慧輪、丹青生,監制中意用到,就會一直都有得演,我猜你也不記得這麼多。其實每個角色只要盡心演、演得唯肖唯妙、觀眾喜愛的,就都是好角色。我無話特別中意做咩角色。」鄺佐輝從影三十七年,在死後更加捐出器官、並作為大體老師遺愛人間。

鄺佐輝在90年代的《笑傲江湖》飾演「梅莊四友」的丹青生一角。

至於為甚麼香港人這麼熱愛武俠小說劇集,鄺佐輝認為:「也不是每一套金庸先生筆下小說他們都喜歡呀。無幾多個香港人中意睇《白馬嘯西風》、《越女劍》;八十年代拍過之後,好像都無人重拍。《射鵰》、《神鵰》故事好看,而且快意恩仇,當然人人中意。」記者認為,鬼國大陸拍攝的新版《射鵰英雄傳》節奏甚慢,不及香港拍攝的兩套好看,鄺佐輝笑說:「兩地文化不同,生活習慣又唔一樣,對於娛樂的需求當然唔同。香港每十分鐘左右就要去一次廣告,如果十分鐘都仲未畀觀眾睇到情節衝突,就唔會有人睇落去,李添勝的劇係啱香港人口味好多的。就好似我同張智霖拍果套《射鵰》咁,如果馬鈺教郭靖內功教成十五分鐘,我諗全香港的觀眾都會轉台唔睇啦。」

鄺佐輝沒有批評大陸劇集,只是說:「睇劇都係娛樂,大家放工返到屋企,睇劇都係要放鬆的。不過如果一套劇無咩娛樂成份,咁觀眾就會覺得浪費時間。至於有無教育意義?未必人人都想做郭靖要背負家國恩仇,但係如果真係有個咁的英雄,大家想象的世界一樣都係開開心心。」

鄺佐輝早在1983年劉德華飾演楊過的《神鵰俠侶》中,飾演尹志平一角。

鄺佐輝特別提醒本報讀者:「少食高脂肪食物、適當調節生活壓力,身體就會健康。健康最重要,唔係就賺到錢都無得使。」

 

達文西:攞你命三千 搞假嘢畫展

[本報訊]
總編輯應約到素食店與著名藝術家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午膳。達文西表示,自己熱愛素食,表明「唔食小動物、內心就踏實」的信仰。

他乘總編輯吃咖哩雞炒飯時介紹,近日陽間香港的博物館正展出羅浮宮的藝術品。被問及其名畫原本有否展出,他指:「國寶黎架,成日畀人睇真跡的嗎?」記者反問,中國的國寶熊貓和退役金牌運動員亦常常露面,為何國寶要收藏。達文西笑稱:「國寶都有分貴賤,獨有又罕有、奇珍異寶就不會常常露於人前;仰拾皆是的,可以複製的,當然就長期供大眾『欣賞』啦。」

他向總編輯反映,自己的名字叫「達文西」,希望總編輯所屬城市的同胞不要再錯呼「文西」以為是讚美他:「我是達文西,至於台灣那個陳姓時事評論員叫『文茜』,用你們的廣東話就讀『聞善』音,不要亂讀一通。我們做發明、做藝術、做研究都要事事求真,不要亂講;做真事做實事,不能以假亂真,若不然這個社會就只會騙子橫行,希望人人都能以此為鑑,那你的內心,就更加踏實。」

記者問羅浮宮展出的是真品還是複製品,他指:「當然是真的複製品。老實說,又有幾多個遊客,欣賞藝術的能力是真的呢?仲有我啲設計圖,你地睇完都唔識做出黎,展黎做乜?貪好睇?」

圖為達文西名作《St. John the Baptist》。

 

首艘中國製航空母艦大連下水 北洋名將登艦

[獨家]
2017年4月26日,鬼國傳媒播放首艘中國製航空母艦下水之新聞,清籍美裔年輕名將馬吉芬(Philo Norton McGiffin,1860-1897)表示已經登艦,並準備入伍作戰。

馬吉芬面帶不屑(如上圖),但揚言自己有豐富海軍經驗、曾參與黃海海戰,更於美國海軍學院出身,有資格指揮中國艦隊。他誇口指自己可以指揮艦隊攻下西太平洋諸國。

馬吉芬於黃海海戰後頭部受創。(圖片由讀者提供)

記者問及,是否可以明日直取日本、韓國、朝鮮,他卻指暫時未可以,因為「艦上還未有電,甚麼都不能動,連照明也得用電筒,怎麼可以打。」他反問記者鬼國是否繼續在興建頤和園,為何軍艦仍然徒具外表。

被記者再次問及他生前所配屬的鎮遠號下落問題,他並無回答,但他充滿信心,表示:「中國做的!不會爆炸!頂多只是擱淺!」

省港旗兵點收科? 李君夏:源頭堵截快好多

[本報訊]

葉繼歡(1961-2017)病死後,本報聯絡皇家香港警務處處長李君夏(1937-2017)評論香港治安問題。

李君夏直言:「香港人守法易治,所謂治安問題,其實都不是甚麼問題的。相較當年,你們今天有甚麼問題?」李君夏表示:「後生,你細個果時都有悍匪架,家陣香港仲邊度有人會真槍實彈打劫呀?」

李君夏並無等記者追問,直接講:「八十年代初的大陸,鄧小平要改革開放,中國越南打完仗,大陸就大手裁軍,所謂裁軍,咪即係擴大失業大軍,香港食好住好著好,唔落黎香港食大茶飯仲可以去邊?況且當時響大陸買軍火都唔係咩難事,你地睇新聞紙都見,張子強、葉繼歡可以響大陸準備好多炸藥落黎都得,咁社會一定有治安問題架。」

「香港係寶,一座寶山咁多的寶,物華街幾多金舖?」李君夏繼續說。記者問,為甚麼今日彌敦道上金舖林立,但悍匪卻不比從前的多,李君夏笑說:「你打劫完金舖都買唔到樓啦傻仔。今日香港一樣有從大陸走私來的槍械,之前響九龍啟德,近來我睇你地都有報,響將軍澳嘛,其實一樣有『潛在危險』架,軍火供應國無變,問題依然有架。不過關鍵因素唔同左。」

記者大惑不解,李君夏笑稱:「1982年中英談判,咁中國唔通直接派兵黎騷擾你香港咩?淨係供應軍火畀失業軍人,就夠玩殘你個社會,令到香港政治有管治危機啦!成個八十年代我地就算改善裝備都唔夠啲賊攞AK-47黎架,個個有家爺仔乸要養,蓋國旗都唔能咁蓋咁多。後來唯有同中國政府再談判,所以先收斂返啲。」

被問及今日警隊形象惡劣,李君夏嘆息:「害群之馬幾時都有,今日社會反常咁安定,無人覺得警察係除暴安良,反而覺得警察係欺壓市民、為虎作倀,咁都係時勢呀。再講,個社會人人識玩制度、呢班武夫唔係用呢啲你地眼中野蠻的手法又可以點,係好多衰人架啦,而且今日搶你錢的,未必係大賊添啦。不過都係安定好、你見人人都話太平架,唔通個社會人人提心吊膽好咩?」

記者指,不少人在示威中被警察追打、甚或因為網上言論被捕,面對無路可訴的暴力、所謂太平,其實一樣是提心吊膽,而且這些驚惶更是無可宣泄,李處長只見其一,未見全局,恐怕有欠公平。李君夏笑答:「阿SIR做事使唔使你教?得你同你老闆覺之嘛,其他人好安樂呀。咪唱衰香港呀!」

葉繼歡病死獄中 張子強高呼:「無天理」

[突發]
「無天理呀!無天理呀!」編輯部外有一把中國籍男子的聲音高聲呼冤。此男子身高五呎餘,原來是綽號「大富豪」的張子強(1955-1998)。

「老總,你要幫我地!你要幫我地!」張子強難掩哀傷,向本報陳情指:「我見你地報紙佬辦事不力,咪攞張相去畀閻王拉人囉!我地要人落黎幫手插龍蝦呀!要個畫少女漫畫的阿歡黎做咩?認錯人呀!認錯人呀!我地要阿英!唔係要阿歡呀!」
張子強痛哭失聲,一反常態,編輯部拿出十億冥鈔現金他亦不為所動。「劫我未打過咩?我要公道呀!閻王話我賣到龍蝦串燒我先可以還陽減刑!我睇你地報紙先知阿英原來插龍蝦插到咁巴閉!我地以前以為佢淨係識呃人同埋賣豪宅!點知佢識咁多嘢!又識貪污又盛!咪諗住叫佢落黎幫手!點解捉錯人……點解……點解……」
哀聲連連,但死者已矣,保安部問張子強是否願意接受專訪,他點頭稱另日再談,現時他需要前往迎接新死的葉繼歡(1961-2017),之後會再行造訪。

親滌溺器黃庭堅:世界一直很需要抽水馬桶

[本報訊]

有陽間香港律師在垃場新聞撰文支持其中一名雄性所謂特首候選人,並稱「現在很需要一個喇沙仔」,就此,二十四孝中「親滌溺器」的主角黃庭堅(1045-1105)再臨《墳場新聞》採訪室,表達反對意見。

為官顯貴的黃庭堅一直堅持親自為母親清洗便器,被後世稱為孝子,但他指,當他發現了人間世有抽水馬桶之後,就覺得這件事是十分愚笨。他認為:「只要條件改變了,那麼誰個都可以享受到乾淨整潔的廁所,根本不在一人兩人是否為父母清潔。」

「同一道理」,黃庭堅緊接著說:「一個社會不是要某個人,而是一個有效的制度、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如果單靠一個良相、一個明君,只要換一換壞人上場,你們就得要吃大虧了。與其要一個甚麼仔,不如要一個運作良好的抽水馬桶。」

就近日陽間香港學生在口語考試之中不懂解釋「親滌溺器」四字,甚至不懂「戲彩娛親」的故事,黃庭堅就輕歎一聲:「真是百姓日用而不知呀!你們連那個富豪的兒子也裝不懂從事、裝是孩童般嬉玩;無半分長進,還不是『戲彩娛親』嗎?裝成嬰孩兒童的智力來說話的香港人不少呀!至於『親滌溺器』,既然是講孝子,難道這個『親』字又和『戲彩娛親』的親字一樣嗎?『親滌溺器』不是父母洗便器,是親自洗滌便器,這些簡單的中文都不懂,就該乖乖的聽老師講解、乖乖的多讀書,僥倖是不可能考中的!」

凱恩斯爵士:陳茂波在奉行我的思想

[本報訊]

凱恩斯男爵(John Maynard Keynes, 1st Baron Keynes,1883-1946)向本報力讚陳茂波即位陽間財政司的表現,他指陳茂波身體力行支持自己的經濟主義。

有指陳茂波只會搬進財政司官邸四個月,但依然大灑金錢豪裝官邸,被香港市民批評為浪費,但凱恩斯男爵卻為此辯論,他指:「國家不投資,你們吃甚麼?難道靠吃死屍?國家在流通貨幣緊張的時候,由政府大灑金錢,才會人人有工開。」

「當然,還要留意國家的貨幣政策,如果只是單靠政府投資,這也是對國民沒有甚麼好處的。」被問及對香港的經濟前景看法,凱恩斯爵士認為,「不妨多拆一些你們不用的東西,再興建一些,只要你們更多人投身建築行業,就能人人都分享經濟成果。」

但記者提及,香港主要勞工都是投身服務業,建築業勞工不足,社會更需要輸入外勞,凱恩斯則謂:「轉行呀,你還教甚麼書?你們這些人該去做建築行業呀,你去拉電纜、砌磚牆,賺到的都比今天的多。你看你寫了這麼多本書還要捱窮,就知道你不濟事。學學陳茂波,窮的時候甚麼都做,那麼你就可以一嚐富貴。」

言罷,他拿出一枝香檳贈予總編輯,並祝總編輯財源廣進。

韓義理:警察被要更守法 做人不能太賤格

[本報訊]

本報收到警務處處長拿督韓義理(Robert Thomas Mitchell Henry,1927-1998)所贈之朱古力,而賀卡上寫有「義理朱古力」五字。本報回訪韓義理時,他乘機評論近日的有關警察的案件。

「警察是薪金最優厚的紀律部隊。」韓義理如是評論。「香港人對警察寄望甚高,在香港人眼中,警察應該是能夠保護到市民安全和私有財產的公僕。但近來的事情恐怕不如理想。」

被問及警察應否濫用暴力,韓義理直認:「在1976年的警廉衝突之中,的確有五個廉政公署的員工被警察毆至受傷。警察這種濫用武力的行徑當然受市民厭憎。所以香港政府努力改革警隊。改善了福利、編制,我肯定地向你說,香港皇家警察是一支廉能的紀律部隊。」

記者追問韓義理對七警案及朱經緯案的看法:「失望。我們的編制龐大,警民比例是全球的第五高,但不等於我們可以不守法。我們要比一般人更守法,這個城市的市民才會信服我們。沒有對自己的要求、操守和自尊,每日面對不同的引誘和壓力,結果甚麼都做得出來。先莫說做警察,做人也得要留意自己的品格。」

韓義理向記者表示,該等朱古力乃是準備送贈予陽間香港某前保安局局長,即某現任立法會議員。他表示近日看到陰間版《墳場新聞》報導時,發現本來一個如常的婦人居然要在電台展示大髀,可能是憶夫成狂,故失儀失態;又會無端認為自己貢獻甚鉅,在記者前落淚,可見是寂寞非常,希望該議員可以早日親臨領取他自製的「義理朱古力」,享用後安心與其夫君重聚,以解相思之苦。韓義理亦託本報聯絡其夫君,希望他們夫妻早日團圓,和睦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