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食朱常洵係出於愛心 希望世人勿執著

[本報訊]
闖王李自成(1606-1645)攻破洛陽城後,殺明神宗愛子福王朱常洵,割福王佐以炙梅花鹿大宴洛陽市民,目之為「福祿宴」,又將福王血摻入酒中分派軍士。就有評論指李自成違反人權,李自成辯稱自己是「出於愛心」,希望世人「勿執著」。
李自成將福祿酒遞給記者,並指「有福同享,添福添壽」,他稱「新年應該大眾歡迎,你勉強說這些違法違例是在掃興,我殺一兩個狗官壞王是為民除害、造福天下,你說三道四,是何用意?」
李自成援引陽間的官員事例,「只要有愛心,犯法又如何?縱容行乞你們都接受,怎麼我為民除害你們又意見多多?」他希望尋求陽間香港所謂署理特首為他主持公道。
另外,李自成特意恭祝本報所有讀者身心康泰,事事如意。

廁所無廁紙 新屋唔住得? 東姑:屙完就應洗屎忽

[駐吉隆坡記者22日電]

有指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驚覺便利店並無廁紙發售,馬來西亞國父,首相東姑鴨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Abdul Hamid Shah,1903-1990)特意聯絡本報,希望向香港人介紹馬來西亞的廁所佈局。

他指,在馬來西亞的廁所,是設有一條水喉,方便在如廁後直接清洗屁股,東姑稱:「這不單方便,而且令痔瘡發病率減少,林太這麼大年紀,沒見過這些東西嗎?」

Continue Reading

程昱:我係一個備份佬 並無呃人地老母

[本報訊]

曹魏安鄉侯程昱(141-220)表示,自己並沒有用計賺得徐庶。

他自稱仿寫徐母手寫,謹為備份。「我的初衷不是要賺錢耶,你不要誣蔑我。我依照徐庶母親的書信手啟仿寫臨摹,只不過希望她的文字可以有一份備份,成為日後人們欣賞的材料。沒有我的備份,你們誰個會知道徐庶母親懂寫字?你們不感激我,反而過橋抽板,是不是人?」程昱表示準備寫千字文自白苦況。

Continue Reading

馮朋弟:王家禧都死埋 仲有咩好嬲

[墳場獨家]
長居天津、現處天堂的漫畫家馮朋弟(1907-1983 )主動聯絡本報記者,批評本報總編輯不知道筆名「王澤」的王家禧( 1924-2017 ) 在創作初期抄襲自己的《老夫子》是十分無知。
但馮朋弟稱,已經原諒無知的墳場新聞員工,因為香港報章從業員的水平一向如此,他建議記者、編輯如果有空,宜多看看各方資訊,不要坐井觀天。至於他對剛剛離世的王家禧,則有如此的評論:「我人都死了那麼久,還可以惱他甚麼。千差萬錯,都錯在生不逢辰,也嘆沒這富貴命享這些財富;那個國難時代我們連吃口安樂飯也不可能,還可以爭甚麼。不過這還值得慶賀的,起碼這些點子、這些畫作能養活一個竄逃香港的窮畫家,蔭到他的兒子繼續成為名畫家,這些算是慶幸罷。你今天才知道我被抄,可見你這個所謂的『本土派』也不太看你城的漫畫。其實很早已經有人為我抱不平,是你這個笨頭笨腦的四眼沒留意。」記者急忙更正本報並非「本土派」,乃是「入土派」,所以陽間風波恩怨,鮮有理會。但馮朋弟亦大方地指,藝術創作極難全免所謂「抄襲」,王家禧和王澤父子亦有令《老夫子》大放異彩,別出心裁的添磚弄瓦,為這份作品錦上添花,王家禧父子本身亦有努力的,王家禧本身能逃到香港,得免於文革中被蹂躪侮辱,亦是福氣。
至於誰人理虧,公道何在;只能嘆一句難有公論。只可惜就算今日大家還朋弟一個公道,亦無從與使他再享富貴,如果這些人為的國難再次出現,只會有更多更多的不幸發生。

鬼國擬禁止炒雜碎在美行銷

[本 報 訊 ]對 於 美 國 總 統 當 選 人 當 撈 侵 公 開 質 疑 「 一 個 中 國 」 槪 念 , 鬼 國 決 定 還 擊 , 將 當 撈 侵 定 性 為 階 級 敵 人 。 當 局 正 草 擬 思 想 改 造 戰 略 , 包 括 撤 銷 美 方 餐 館 銷 售 名 菜 「 李 鴻 章 炒 雜 碎 」 (Chop suey)的 權 利 , 以 進 行 「 跨 文 明 、 跨 太 平 洋 的 思 想 教 育 」 。

發 言 人 陳 毅 ( 1901- 1972) 表 示 : 「 炒 雜 碎 是 我 國 精 神 的 體 現 , 不 可 以 用 來 買 賣 。 怎 麼 了 ? 我 們 把 石 頭 做 大 了 , 砸 到 了 腳 吧 ! 」 記 者 進 一 步 追 問 , 炒 雜 碎 下 體 現 什 麼 精 神 , 他 說 , 「 近 日 我 們 在 陽 間 領 地 的 代 理 人 選 舉 , 就 是 很 好 的 體 現 。 」

當 局 已 開 始 撰 寫 美 國 利 益 清 單 , 倘 美 方 執 意 聯 俄 制 共 , 將 考 慮 對 「 以 訛 傳 訛 」 遊 戲 (Chinese Whisper)的 西 方 既 得 利 益 者 , 徵 收 冠 名 費 , 並 向 當 撈 侵 電 視 節 目 「 飛 黃 騰 達 」 (The Apprentice)對 人 民 散 播 「 封 建 的 師 徒 制 度 」 , 提 出 嚴 正 交 涉 。

編 輯 部 向 李 鴻 章 ( 1823- 1901) 查 詢 時 , 李 鴻 章 堅 稱 訪 美 期 間 沒 嚐 過 這 道 菜 : 「 原 來 沒 有 。 ( 那 之 前 呢 ? ) 從 來 都 沒 有 ! ( 香 港 的 廢 老 沉 迷 看 人 解 讀 局 勢 , 你 就 多 說 兩 句 吧 。 ) 我 跟 你 說 , 幹 外 交 的 , 沒 有 籌 碼 , 就 唯 有 胡 說 了 , 這 是 我 們 的 傳 統 。 」

被問是否與江澤民不和 喬石:沒有這回事

[本報訊]
所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1924-2015)在如廁後見記者,被問及有傳他與江澤民不和,以及會否支持對方接任地府官職,喬石說沒有這回事,否則江澤民也不會捱過亞視詛咒。

另外,喬石被問到如果兩名司長辭職會否令陽間特區偽政府成為跛腳鴨,或因為梁匪振英不競逐連任,陽間特區偽政府推行政策不會有包袱。喬石回應說現屆政府施政理念較強,不只推動短期工作,即使振英同志不競逐連任,施政報告與財政預算案的工作與往年完全一樣,都是複製和貼上,除有短期措施,亦會就中期及長期工作作規劃。今年的施政報告也一樣,照抄去年的就可以,所以依然會看到推動經濟發展、改善民生等。

至於支持誰人任新一屆所謂「特首」,喬石表示「中立」。但喬石指,及時處理某梁姓同志,使其落馬以防香港出現「文革復辟」是正確的措施,在香港不搞群眾鬥群眾式的文革「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嚴嵩真係咁仆街? 高拱:打落水狗人人BUY

[本報訊]
明穆宗隆慶年間推行改革措施清理嘉靖一朝的積弊,史稱「隆慶新政」。「隆慶新政」利國利民,並非純為意氣之爭而無益於世,明穆宗委國於能臣徐階、高拱、張居正,佞人不干政與妄發議論,明代步入景氣的局面。
但明穆宗質疑,大奸臣嚴嵩死後,為何朝廷依舊有閣臣爭權、朝政無法盡數推行至民間的問題,柱國、大學士高拱(1513-1578) 認為,北京官員將所有缺失和壞事推諉嚴嵩,自己並無改過,所以政治未見有恢宏氣象。
高拱指:「ANYONE BUT嚴嵩?嚴嵩是奸,但僅得他一個人的本領又不至令國家變得這麼差。總得要有方士陶真人、他的兒子嚴世藩和在朝中的狐朋狗黨一起大呼小叫才能弄到喧聲震天。只不過嚴嵩一死,那些依附嚴嵩的人,急急就將自己做過的壞事惡行,一一推諉在嚴嵩身上。抗倭名將張經枉死,明明是徐階所致,但嚴嵩下台了,於是人人就推在嚴嵩身上,不敢再罵徐階。」高拱搖搖頭,說:「如是人心、如是政壇、如是垃圾,怎麼會好。」
「但打落水狗人人興奮個個開心,在嚴嵩執政時當官的,怎會是清白好人。只是人人都樂於打落水狗,不單搏得忠直美名,更可以坐大政治資本,何樂而不為?」高拱如是補充。「沽名釣譽。就是這些。」

(圖為嘉靖年間因俺答入寇後興建的長城段)

鱷魚識得讀中文? 李德裕:不如首先用腦諗


[本報訊]
「一去一萬里,十來九不還。家鄉在何處,生渡鬼門關。」被貶海南的名相李衛公李德裕(787-850)在編輯部研讀《祭鱷魚文》時現身吟遊。
曾任潮州刺史的李德裕向編輯部表示,潮州在韓愈投入《祭鱷魚文》之後,其實鱷魚踪然依舊,並沒有減少。他指:「鱷魚不懂得文字,只懂得吃吃喝喝;正如你們的衙差酷吏,除了識抄牌索罰款外,就會嫖免費的妓,再高明一點的會毆打市民;至於懂不懂守法守規?當然不會。畜牲就是不識字,按自己的喜惡無法無天嘛。」
李德裕說:「你們這些讀書人要動腦想想,正常的鱷魚根本不可能因為你演了一場法事就離開;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無法子傷損鱷魚的。但只要你強調鱷魚肉治哮喘,鱷魚皮革很昂貴,有利可圖,自然有人會替你殺鱷魚的。這些事不是甚麼大智慧,根本是由鑑察世情所得。」
至於為何有《祭鱷魚文》驅逐鱷魚的傳說流出,李德裕笑說:「當然是造神!不這樣說就沒有人覺得韓愈是聖人。你們那城的過氣政客也會牽強地說南韓是靠和平集會拉倒總統的,將百姓之前流過的血抹得一乾二淨。政治哪會有便宜的事?」

重審山本五十六案 律師結案陳詞形容被告品格無瑕疵

日本戰敗軍人被控於1937-45年侵略中國期間,涉嫌殺戮大量華人的案件,辯方在陰間法院繼續結案陳詞。
代表次被告山本五十六的資深大律師陳詞時表示,太平洋戰爭產生不同政見及情緒,希望法庭不要被政治因素影響裁決。
他又指說,山本五十六無納粹主義背景,形容他是一個品格無瑕疵、有美好將來的人,他的責任是在場維護亞洲的和平和發展,倘若法庭要他灰飛煙滅的裁決將決定他的前途。辯方表示,控方早前指7名軍人是高級官員,不會獲發涉案的武器,可能從其他士兵借取武器殺人。

辯方反駁指,根本沒有拍攝到山本五十六打人,而且看到山本五十六嘗試阻止攻打澳洲的事件發生。

辯方續指,控方形容次被告的衣著為藍色上衣及黑色背心,但這只是控方主觀觀察影片及相片所得,而當年照片為黑白照,並非任何證人的描述。

屍觀點:走出迴圈的勇氣

我們不難發現身邊的人會埋怨自己的命運。

中國不知有幾多文人,都因為自己的懷才不遇,而寫下了許多許多的文學作品。命運,好像是世界所有人的共同信仰。《史記》和希臘神話,都有許多性格決定命運的故事。

今天我們談一下當代的作品。

影《柏鳥小姐的童幻世界》(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改編自蘭森·瑞格斯的小說《怪屋女孩》。異能孤兒為阻,在魔法保護下重覆著既定時空,這種魔法在戲中稱作loop迴圈)。孩子們認清迴圈只是個避難所,要改變被侵犯的命運,就應先衝出這個日復一日的生活狀態。

古人們不容易觀照自己,於是看到生活環境不過是迴圈的人,其實不會有幾多。有更多人背負著家族的資源,必須守祖宗之法。到了現在,許多人錯了一次,還得要再錯兩次、三次,他才會看到自己作為是非;就算看到,要他們認真改變呢,這又十分之難。

人要認真自己的過錯,面對艱難時改正,這是困難,因為就算苦難的困厄,對於怯懦的人來說,其實也是一種安全區。要踏出安全區,其實又談何容易呢。

但倘若要改變自己的命運,第一步,就是審視自己的性格缺陷和弱點,下定決心改正。踏出一步,改變固有的想法,從自己的宿命之中攻出迴圈。

香港今日的艱難,絕非一日之寒。要重整乾坤,當然要狠下決心,鼓起走出迴圈的勇氣,然後踏出自己走盡了的安全區,放開為前途賭一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