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繼業撞碎李陵碑 被控破壞文物罪

[法庭消息]
陰間法庭近日審訊楊業(923-986)破壞文物案。
案情表示,有指楊業臨死前撞碎匈奴將領李陵的墓碑,現控告楊業一項毁壞文物罪。控方代表律師王欽若表示:「楊業臨死亦毁壞鄰國文物,不重視宋遼友誼,超越道德底線。」王欽若更指,有指楊業死前痛罵「奸臣」,「楊業不顧口德,而且撞碑是涼薄、天理不容的」。
王欽若呈上碎碑作為證物,強調「你死就自己死,潘美不發兵給你是潘美的事,你不能失去了理智,破壞你口中的貳臣之墓不會令你成為正人君子,對付惡魔不能先將自己變成惡魔,何況殺我大宋臣民的是遼國人,你撞碎匈奴將軍的墓碑,是可恥的。」並請求法庭除去楊業「忠臣」的稱號。


辯方代表律師畢士安認為,根本無證據證明楊業撞碑,所謂撞碑之說乃是因為宋代人發現李陵碑的損壞,而掛連在忠臣楊業身上的文學創作。楊業一身護國,一門父子坐鎮三關,河北歲歲安寧,到兩狼山一戰兵敗,就算真是撞碎李陵碑,也算轟轟烈烈,在死前雖不能殺賊,仍能打擊不忠不義,如此忠烈,不應用「破壞文物」的小罪來污衊。畢士安又指:「王欽若親遼愛遼,立心破壞一切抗遼事業,死後仍要詆毀護國之人,其心可誅。」他指人間已經無正理,如果楊業此案在陽間香港審理,楊業必獲判罪,希望閻王公正處理。
案件將交由陰間區域法院2047年9月11日再審。
(案件編號:DCCC 1999/2017)

法庭消息:金堯如稱被虐打 無辜人不應受靶

[突發]

 

陰間法庭審理一宗《文匯》董事兼總編輯金堯如(1923-2004)狀告《墳場新聞》董事兼編輯青永屍一案。

案情指金堯如被鬼差毆打,金指打手乃由青永屍指派。據金堯如口供稱,打手向金說「《文匯》做得很好,有貢獻、有膽識,居然誣陷《墳場》是網媒,網媒的事你識條鐵,網媒是籌錢機構的別稱,每個頁面都有廣告勸人捐二百元的,那些才叫網媒。墳場是地方,《墳場新聞》是靈媒。」金聲稱,打手一邊毒打一邊數算他在47年組織地下黨與90年接走許家屯的事蹟,並一邊問金《文匯》尚有否人閱讀。

金堯如續指,據其理解,極嗜濫用暴力與私刑的陰間激進派惡霸死人青永屍乃《文匯》讀者,並常剪輯《文匯》版面的錯別字恥笑,他認為《文匯》依然有讀者。而自己乃在陽間組織地下黨,並早已退黨。金高呼「痛心疾首」並反問打手為甚麼不先襲擊在陽間的真地下黨員某振英和曾某成,聲言自己無辜,並指誤打他將被追究。

 

閻王將案件押後宣判,被告金堯如以共匪罪還柙,並準備加控金誣告文匯大公罪,考慮加刑,正等候感化官報告。

fvtlog2
金堯如聲稱自己無辜,並指責青永屍為暴徒。

(檔案編號:GOHELL689/3721VOTE6)

陰間法庭速遞:抹黑鮑照?

iozylay
法庭消息:劉彧(右上)被控抹黑鮑照。

南朝宋國皇帝劉彧(439-472)認為,文學家鮑照(414-466)的文學作品水平並不理想,而且鮑照出版書籍謗議皇帝,是謀反大逆。然而,鮑照卻指這是抹黑,指自己有出版自由,在義嘉之難中不應被士兵虐殺,本報邀請二人即時辯論。

鮑照認為,自己文筆斐然行文鏗鏘,四六文寫得嫻熟得體,應該不只得參軍等低微公職。他指陽間香港不少文筆拙劣之人,仍可享有政府豢養,自己蜚聲國際,南北兩國聞名,應該擁有更好待遇。然而鮑照控訴宋明帝抹黑,高呼:「我不是反賊!」

然而,宋明帝劉彧卻認為,鮑照所寫的刊物有詆毀皇室的意圖,「鮑照逆賊,謂吾有八十四嬪,然朕僅得四十八。此誠謗帝之罪。其書『帝皇與其八十四嬪』足見反心;又刊書云『湘東與太子爭』,此豈非大逆?況文學之事,豈鮑照一人定雄雌?此賊謀大逆,豈如港地食銀文士盡忠!」又指自己做法妥當,並沒有迫鮑照寫信辯稱自己平安和認罪。

鮑照認為,朝廷文學資助極為微薄,根本不足自己僱馬車出入。自然雖然出身寒門,但並不是對朝廷沒有貢獻。他希望陰間神明為他主持公道。

閻王將案件押後宣判,十年後五月八日重審。

(檔案編號:HELL689/0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