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飾北齋:香港民風太純樸 冷感太過無得惡

[本報訊]

日本名畫家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 1760-1849)一臉沮喪向本報記者訴苦:「這些畫太難賣給你們中華的亡魂了。」

葛飾手持《章魚與海女圖》(見附圖一),內描繪章魚吸吮婦女下陰的景象,但葛飾卻指:「你們中國人,看到這些都不覺得好奇和開心的!很奇怪!」他指,近日見陽間香港廣傳學生舔足圖,以為是機會兜售自己的畫作,以圖可以再度大賣,怎料卻仍然是無人問津。

dream_of_the_fishermans_wife_hokusai
附圖一:《章魚與海女圖》

「香港人民風太純樸了。看到衣衫整齊的學生舔腳反而有興趣。但是看到裸女用章魚撩陰蒂呢?卻不為所動。」葛飾表示,自己看過許多陽間香港電影,包括《小姐誘心》和《鴨王》,這些電影僅僅用對白表示主角的陽具巨大和拍攝隔著褲的口交,但觀眾居然看到樂此不疲,葛飾表示難以明瞭。

154854808485041
香港電影《小姐誘心》劇照(網絡截圖)

「莫非是性冷感?」葛飾如是猜想,記者也沒有答案。葛飾北齋向記者表示,曾知道中國皇帝明穆宗曾經因為陽具全日勃起而表示不能上朝,自己心實仰慕,但在地府遇見明穆宗,用自己的名畫刺激明穆宗亦無有反應,表示十分氣餒,懷疑中國人是不是全部都是病夫,無法有正常功能。他深感日本的國運無法昌隆,大概是十三億華人對直接的性愛場面沒有反應,只對比喻暗示和隔靴搔癢有反應。

katsushika_hokusai_-_fukujuso

記者聞言,強調自己並非中國人,僅屬香港人,葛飾笑道:「那些看到學生舔舔腳就會怪叫的那種人嗎?」

photo532583650331764141-2
名作《北齋漫畫》(部份)

 

 

鍾繇:造筆要純正 唔係做乜勁

[本報訊]

穎川鍾氏郡望、漢末曹魏的大書法家、太傅鍾繇(151-230)在陰間試唱新歌,希望挑戰本報總編輯的直播。

他高歌「筆、蘋果、菠蘿、筆」,並指自己的音樂已臻化境、達古通今。但他對歌詞卻有別開生面的獨到見解。

「有諸內,必形諸外。工藝都是Inside的,懂嗎?不是匈奴語『硬塞』。造毛筆要講究,我曾命家丁捉鼠用鼠毛造筆,只是鼠毛蕪雜的話,筆就失去彈性,寫出來的字就不夠剛勁。」鍾繇聽說,家丁後人南遷後,亦有捉鼠造筆此習性。

後世作畫用山馬毛筆,取其剛度與回彈力度,鍾繇聽了,十分感嘆:「認真研究,精益求精;就必定不會勉強取蘋果充作筆、拿菠蘿移作管城。造筆的就專心先學製筆、少作游思,自然有成。」

鍾繇告誡世人:「舔墨尚且有益,舔足呢⋯⋯這些閨房情趣,恐怕不宜登大雅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