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前公安部長認證! 陶駟駒:何君堯也是愛國的

[ 墳場獨家 ]

匪區公安部長陶駟駒(1935-2016)接受本報訪問,講明「何君堯也是愛國的」。

被問及何是否社團人士,陶駟駒答:「慈善社團不是社團嗎?慈善社團也有愛國的。你問這麼多做甚麼?香港的社團當然是愛國的,何君堯律師也是愛國的。」反問記者問底詢根,是否需要派社團人士護送記者出境。

記者追問何君堯義工團恐嚇周永勤事件,陶駟駒答:「對於任何組織、任何社團,他要搞犯罪活動、搞殺人、放火、搶劫,這我們都堅決反對的……但是他也有改過從善的,他有辦好事的。」記者追問此是否「好事」,陶則答了半句:「對何君……」

「反正他是愛國的。律師也有愛國的。」陶駟駒不及講完,獄卒已按奈不住近距離發射高壓水砲。

bc6a3675606614c6f3c813f81b4da23a.jpg

屍觀點:當討論也變成罪

港共政府防民之口,率先由教育局講明,教師倘若在學校來宣揚香港獨立,則會吊銷註冊。

簡單來說,以言入罪的時代來了。政府赤裸裸的鉗制學術及言論自由了。

 

事實上,何謂宣揚港獨?倘若任教中三級中國歷史科的老師,強調鄒容的民族自強主張,而學生意識到香港或廣東人本身可以是一個民族的話,老師是否已經陷入「宣揚港獨」的處境?倘若中二級的老師教熙寧變法,講到「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若有學生問題可否挑戰中國殖民統治,這又是否足以成為學生、家長、親共壓力團體構陷老師的罪名?還有在世界歷史科我們還會教法國大革命與美國獨立運動,教這些會否敲爛教師飯碗?

好了,剛才所述,是課程本身所設的「殺人刀」;在日常情況呢?學生倘若於課後向老師詢問呢?倘若有學生團體主動向老師討論呢?這些又算不算宣揚香港獨立。

一個專業的老師,除了教授學生書本上的知識以外,還會講授價值觀。不畏強權的身教,對於今日委曲求全的香港學生不適當嗎?直言誠實的身教,不較虛情假意的偽君子教育重要嗎?但當教育局壓下枷鎖後,老師所思所想、動輒得咎;在可見將來,「香港獨立」絕對會成為教師之間、學生對老師、甚至是校長對老師的批鬥武器。

這樣的校園,你覺得你的兒女可以茁壯成長嗎?

 

《聖經》曾打了這麼一個比喻,說播種者將種籽撒到好土壤、那植物就會茁壯。今日要將香港的學校變成荊棘似的、令香港未來五十年變到寸草不生的,就是教育局。

 

下地獄!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