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蔡若蓮書

蔡若蓮:

驚聞令郎悲劇,特來函致意。
人死不能復生,今日你能體察其他自殺學童、師長的切膚之痛,希望你不似羅太般冷血,說「不應只死兩位老師」。因為教育而死的師生,算一個也已經太多。
作為一個教務局要員,你可以爭取調撥更多資源全面推行小班教學,留些空間給全港校園自助自救。你可以停止用普通話做教學語言,令學生夠膽上課表達自己,讓老師更早發現學生問題;你可以將國民教育的錢投進公民教育,鼓勵更多學童關心社會,這樣不是「造反」,只是做會回教育局應該做的事。如果你真的這樣做,就算你是不是共產黨員,那些香港人也不會再罵你的了。那個沒有學童自殺的時日大概就會來臨了。
作為一個母親,發現兒女安危時,就應以兒女安全為先。你看看徐嘉慎當年被共產黨恐嚇,他就立刻放棄保護維港組織的領導權;李鵬飛聽到普通話來電談及妻女,也急忙放棄主持之職。家庭最重要,家人最重要,這連梁振英都明白的道理,你也得謹記。自殺者的家人現在最需要互相扶持,希望你辭職歸家,多留時間與幼子走出陰霾。
艱難時月,家人互助互愛,比起那些他日還可以賺回的金錢更是重要。如果覺得精神壓力太大,趕緊去看心理醫生。

人生難得,謹之慎之。

墳場新聞編輯部總編輯青永屍
2017年9月9日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