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缸

[青永屍]
以前教私立夜校的時候,在樓梯轉角,總要放下一杯水,讓那些匆忙來上課的學生扔那半枝煙。到後來我才知道煙灰缸被他們諢稱「米缸」。
量米煮飯,尋常不過,一時倒也想不到每日吃的白米和香菸有甚麼關係。每日看到真米缸,倒也不覺得甚麼。只記得白米傾入米缸的聲音很療癒。如是忽爾想到米缸的親切。
有人說,米缸一定要貼「常滿」來祝福自己一家衣食豐足。但我的小小窩居沒有跟隨這個習俗,只是將白米放在一個硬塑膠盒之中,沒刻意的求米缸滿溢了。因為在今日的二人小家庭,米缸「常滿」也是一種苦惱,穀牛會為你的白米「添上色彩」,如果你稍有大愛精神,看到這般生機勃勃,或善機勃然、或措手不及;反正「常滿」積米積得一年半載也不是甚麼美事。
但上一代的人總記掛著溫飽。溫飽雖然已經他們每日出現,但他們總忽爾會記起那個餓壞的童年,那個困乏的年頭,連兄弟姐妹吃飯也得爭先恐後、你奪我掠的。如果你想到要用一份薪金要養活一家六、七口,家中米缸要「常滿」倒是奢侈事。祈求衣食豐足並不是甚麼特別事,因為溫飽本來就是生存的基本。
話說得很重,但這些感覺好像很陌生;賣「常滿」的香燭衣紙店也越來越少,還有六七口之家嗎?好像不常見了。
不過這夜,我還是焚香祝禱,希望人人豐衣足食,因為在街角的燈影下、在麥當勞的餐桌上,還有許多睡著的人很久沒見過自己家的米缸。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