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觀點:帝力於我何有哉

[青永屍]
香港近年越多越多匪情解讀文章。他們一篇又一篇的揣測匪國賊首的想法,有些人認為他們傳遞匪國思想,有些人認為匪國言論指導香港發展、不可不讀。
事實上,可信的匪情解讀必先建基於對匪區的全面認識。如果一生只去過深圳、東莞、樟木頭,然後就開始匪情解讀,這些是游談無根的,因為未見全豹就妄下定斷,這些解讀就不可信;如果只從官方數據分析大勢,這些亦是愚昧不堪,因為匪國數字真假難分,而且多半都是假的,這些分析就是建基於錯誤的錯誤了。但本文要討論的,是比這兩種垃圾解讀更垃圾的第三種。


這一種匪情解讀是「應聲」。單單從聽到所謂「十九大」就急著宣傳、討論、反駁;聽到李飛之言又急忙回應、探討。一不分賊寇所言是不是宣傳廢話、二不論匪首所談是不是建基於事實,就急忙隨之起舞,這些在香港各界是最多的。這種匪情解讀未必是一篇文章,更多時候是在茶餐廳的退休野老口中所述的,而偶有一兩低水平的華文文妓串連成文之後,這些文章又會「大放異彩」,在網絡廣傳。
《擊壤歌》寫的小康之世是這樣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所謂「帝力於我何有哉」,就是所謂的官人政治權鬥、陰謀詭計,與我們老百姓生活應該無關。一個人的貧富,應該不是憑藉公器營私,而憑自己的努力開創。這些鄰國的匪首宣傳,我們根本不應視之為甚麼金科玉律,又不必煞有介事;他們朝可以事秦、暮可以事楚,在過去七十年,因為這些立場變動而慘死的不知又有幾多家。我們身處香港,根本不應以匪人的言論作為依據而做決定,而是應該審視自己能力、看看自己能做幾多而做。
匪人匪語,偶有影響天下的句子,於是又不能不察;但以我的看法,討論匪人匪語,還得要結合一些事實來讀,不宜人人讀、不宜亂讀。昨日李飛之言,多屬宣傳恐嚇,這些就大可以不論。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